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百花论坛

搜索
查看: 451|回复: 0
收起左侧

炸死张作霖事件为何在日本又被炒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18 11:42: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すぐ登録、素晴らしい風景が広がります。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炸死张作霖事件为何在日本又被炒热?
日経2017/04/20
  日经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张石:由于日本APA酒店客房内放置了该集团CEO元谷外志雄否认南京大屠杀与有关强征慰安妇的报道等内容的书籍,在中国和日本都引起了很大的关注,而该书中有一个非常值得注目的观点,就是元谷认为:“日本错误的历史观的原点,就是炸死张作霖事件(在中国史称“皇姑屯事件”)”(1),“把日本看作侵略国家的史实上的出发点就是错误的”(2),“日本的报纸和电视主张日本是‘侵略国家’的人们,多数以炸死张作霖为原点,而且几乎所有的日本人都深信,爆破张作霖列车是日本关东军大校河本大作下的命令,但是俄罗斯历史作家德米特里·普洛霍罗夫在著书中写道:这是苏联特务机关犯下的罪行。得到这个消息,我在2009年9月22日,在他所住的城市圣彼得堡,和他进行了对谈。”(3)元谷认为:张作霖是“亲日军阀,日本方面完全没有杀害他的理由。”(4)

  而日本人得知“杀死张作霖是苏联特务机关所为”这种说法,是从华人作家张戎及其丈夫喬·哈利戴合著的《毛泽东:鮮为人知的故事》(MAO:The Unknown Story)一书。此书英文版于2005年-2006年在世界各地同时出版后,2005年就在日本有了译本(土屋京子译,讲谈社出版),而这本书中的一个小注,在日本引起了轩然大波,在一部分人里面掀起了一个否定侵略战争历史的“小高潮”。

  在此书的第16章“西安事变”中谈及“炸死张作霖事件”时加了如下的小注:“炸死张作霖一般都认为是日本人所为,但是最近苏联情报方面称,实际上是基于斯大林的命令,纳姆·埃廷贡(Naum  Eitingon),也就是后来负责暗杀托洛斯基的人组织的,然后嫁祸于日本。”而出处何在?笔者在日译本中没有发现,但是在英文原版上,书的后面有“注之注”及引用的“非汉语书志来源”,说明出自俄罗斯作家亚历山大·格尔巴金德和德米特里·普洛霍罗夫合作的,2000年出版的《GRU(格鲁乌,苏联的军事情报机关)帝国》第一卷一书的182页-183页。(5)

  在历史上早有定论的“炸死张作霖事件”,一直被认为是日本侵略中国东北的开端,而根据直接组织这次暗杀的关东军大校河本大作的自述等,史学上认为这一事件为日本关东军所为。

  而《毛泽东:鮮为人知的故事》书中不起眼的注解,为何在日本一部分人中引起了极大的兴奋和轩然大波呢?因为这可以说明:作为二战时日本侵略中国开端的这一重大事件,不是日本人所为,而是苏联人所为,这样一来,说日本关东军以这一事件为开端有计划地侵略全中国之说就站不住脚了,历史似乎“有可能改写”。

  一贯批判日本战后史学中的所谓“自虐史观”的历史学者、政治学者中西辉政在日本杂志《诸君》2006年3月号撰文谈及此书说:“书中确有会从根本上动摇以往的东亚史和战前日中关系史的很多新发现。”(6)

  有关《毛泽东:鮮为人知的故事》中提及的“炸死张作霖事件是苏联所为”之说,中西辉政写道:“看一下有关注解,就知道出典于亚历山大·格尔巴金德和的德米特里·普洛霍罗夫合作的《GRU帝国》一书(Kolpakidi,Aleksandr &  Prokhorov,Dmitrii,Imperiya GRU,Olma_Press ,Moscow,2000,无日译本)第一卷182-183页,同时指出,‘和埃廷贡一起在炸死张作霖事件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佐尔格(7)的前任萨洛宁(8)’虽然出典是2000年出版的第二手资料,但是可以明白,此书是依据GRU的公用文件写成的。”(9)

  的确,《毛泽东:鮮为人知的故事》中确实说该书依据GRU资料(from GRU sources)(10)

  中西辉政认为该书“提示了可以全面改写东亚史的谍报史上的重大新事实和史料,而且其中有一些对日本人来说具有极其重大的意义,是与从根本上改变20世纪的日中关系史和有关战争责任论的讨论结果联系在一起。”(11)

  而在元谷外志雄于2008年5月主持发起的首届“真正的近现代史观”有奖征文中,时任日本航空自卫队幕僚长(相当于空军参谋长)的田母神俊雄写了《日本是侵略国家吗?》一文应征,评为最高奖,田母神俊雄因此收获了300万日元(约合18万元人民币)赏金。

  田母神俊雄在其论文中也提及“炸死张作霖”事件及《毛泽东:鮮为人知的故事》这本书。

  他在论文中说:“长期以来,一直认为1928年爆破张作霖列车事件是关东军所为,但是最近通过挖掘苏联情报机关的资料,至少可以证明无法确定这一事件是日本军队干的,根据《毛泽东:鮮为人知的故事》(张戎,讲谈社)、《黄文雄的大东亚战争肯定论》(黄文雄,WAC出版)、《日本啊,要磨练历史的力量》(樱井良子编,文艺春秋),近来此事件‘为共产国际所为’成为极有说服有力之说。”

  田母神一文中所提及的《黄文雄的大东亚战争肯定论》和《日本啊,要磨练历史的力量》,都是受了张戎一书的影响,《黄文雄的大东亚战争肯定论》中说:“张作霖在回奉天的途中所乘坐的列车被炸而死,这一直被认为是一部分关东军所为,现在事实逐渐明了,这是苏联特务机关所为。”(12),而《日本啊,要磨练历史的力量》中有关“炸死张作霖”问题,是以樱井良子和伊藤隆、泷泽一郎、北村稔、中西辉政四人一起围绕《毛泽东:鮮为人知的故事》提及的“炸死张作霖”问题讨论的形式构成的,在这次讨论中,主要是中西力挺“炸死张作霖是苏联所为”之说,龙泽通俄语,说他读了《GRU帝国》第一卷,他说,有关这一事件,书中写道:“‘古林西克机关(13)’所实行的几个工作中,可能反响最大的是1928年6月的炸死张作霖事件,张作霖执掌北京政权,曾采取露骨的反苏立场。在特别列车被炸的时候,在与作霖所乘车辆相邻的客车中乘车的人中,有伊万·维那洛夫(埃廷贡的部下),他拍摄了现场的相片。谋杀经过周密的安排,并给人以日本特务机关所为的假象。”,但是龙泽说:“《GRU帝国》没有明示资料的来源,普洛霍罗夫原来是军人,有可能接触到未公开的文件,但是在书中他什么都没有说,我在等待能够提供证据的情报,但是此书出版已经6年多了,现在还没有出现。”北村只是认为:当时苏联痛恨张作霖,有这种可能性,而伊藤否定该说,认为还是日本军部所为。(14)

  而元谷外志雄《真正的日本历史理论 近现代史学Ⅱ》一书对这种观点更是赞赏有加,这本书的第5章题为“要对爆破张作霖事件进行历史检证”。

  他还在2009年9月22日,到德米特里·普洛霍罗夫所住的城市圣彼得堡,和他举行了对谈。

  但是遗憾的是普洛霍罗夫并没有像《毛泽东:鮮为人知的故事》及日本的传播者所说的那样,说爆破张作霖是出自苏联GRU的资料或公用文件。

  根据《真正的日本历史理论 近现代史学Ⅱ》一书中登载的对谈录,普洛霍罗夫说:对于“当时苏联特务机关的活动”,他是根据“历史书、当时的报纸、深读其他的资料、和其他的新闻工作者交换信息而展开调查的。我发现历史学家沃尔高更诺夫(15)在书中提到过纳姆·埃廷贡这一谍报人员与张作霖的事件有关,这是我研究的出发点。”(16)

  而当元谷外志雄问他:“我之所以想见普洛霍罗夫先生,是因为张戎女士的书《毛泽东:鮮为人知的故事》在日本出版,其中有‘1928年炸死张作霖是苏联特务机关的犯罪,而这种说法出典于普洛霍罗夫先生的《GRU帝国》一书。’”

  而普洛霍罗夫竟然回答说:“其实我在《GRU帝国》一书中并没有写张作霖事件,最初是在2002年,在军队的报纸上第一次写了有关炸死张作霖的报道,而这以后的2004年,我在《克格勃--苏维埃谍报部门的特殊作战》这本书中,写了有关炸死张作霖的究竟是谁的一节。”(17)

  而据《真正的日本历史理论 近现代史学Ⅱ》一书,“2009年12月2日, 普洛霍罗夫来日,我(元谷外志雄)安排了记者会,尽管是给日本历史带来重大转变的记者会,但是遭到大媒体以沉默抹杀,没有一家出席.。”(18)

  另外,《毛泽东:鮮为人知的故事》一书把这一“新说”传播后,当时的《产经新闻》的驻莫斯科支局长内藤泰朗,也去圣彼得堡参访了普洛霍罗夫,而普洛霍罗夫首先对他声明:“这一新说并不是根据原苏联共产党和特务机关保管的,迄今为止没有公开的秘密文件”,而是“根据苏联时代出版的军队领导人的回忆录及访谈录、苏联解体后公开的公用文件等综合分析的结果,几乎可以断定,这一事件一定是苏联特务机关所为。”(19)

  虽然《毛泽东:鮮为人知的故事》在日本的出版在日本一部分人中引发的上述的以“炸死张作霖是苏联特务机关而为”之说,否定日本侵略中国的历史的小高潮,而且这个影响断断续续一直延伸到今天,但是通过元谷外志雄和内藤泰朗的两次采访及上述阅读过该书的泷泽一郎的说法可以证明,这一新说不是张戎和其丈夫喬·哈利戴及日本的传播者所说的那样,也就是“爆破张作霖是苏联所为”之说出自GRU的资料或公用文件,而是作家们的推测与分析的产物,就是说,是一种没有得到强有力的史料支撑的“学说”(而在元谷外志雄对普洛霍罗夫的访谈录中,普洛霍罗夫说《GRU帝国》一书中并没有写张作霖事件,究竟是怎么回事?笔者没有能力对元谷的采访还原、检证,不得而知)。有关炸死张作霖为日军所为的历史结论,日本历史学家秦郁彦的《阴谋史观》一书中仅主要的“可信度高的”第一手资料就列举了8条之多,如1946年的《昭和天皇独白录》、此事件的首谋河本大作给陆军参谋本部中校矶谷廉介的信、伪满洲建国大学教授森克己从1942年到1944年对事件相关的30人的采访(其中包括河本大作)等(20),而上述的那些力图为日本侵略历史翻案的人,为什么不相信这些足以形成定论的第一手资料,而轻易盲信了《毛泽东:鮮为人知的故事》中连第二手资料都不是的说法,并在没有弄清真相之前就断定这一说法来源于GRU文件,起劲加以宣传呢?

  研究历史,不应该一味朝着自己所希望方向去牵强附会,而是要力争还原历史真实。如果按照自己的意志去研究历史问题,就会使历史充满幻想的成分,而通过日本一部分人掀起的这个充满虚幻性的否定侵略历史的小高潮的发生与发展,笔者也不得不怀疑《毛泽东:鮮为人知的故事》在炸死张作霖这个问题上引用和处理史料时的严肃性。

  (1)元谷外志雄《真正的日本历史理论 近现代史学Ⅱ》,39页。
  (2)同上,36页。
  (3)同上。
  (4)同上,39页。
  (5)Jung Chang &Jon Halliday:Mao: The Unknown Story,PBLISHED BY ALFRED A.KNOPF Copyright©2005 by                   Globalflair Ltd.pp.175,678,777.
  (6)《诸君》2006年3月号,29页。
  (7)理查·佐尔格(德语:Richard Sorge,俄语:Рихард Зорге,日语:リヒャルト・ゾルゲ,1895年10月4日-1944年11月7日),德俄混血,20世纪最著名的苏联间谍。
  (8)萨洛宁:《毛泽东:鮮为人知的故事》中写作英文“Salnin”,GRU干部、苏联间谍。
  (9)《诸君》2006年3月号,30页。
  (10)Jung Chang &Jon Halliday:Mao: The Unknown Story,PBLISHED BY ALFRED A.KNOPF Copyright©2005 by Globalflair Ltd.p.678.
  (11)《诸君》2006年3月号,30页。
  (12)见《黄文雄的大东亚战争肯定论》,wac出版,2006,191-192页。
  (13)萨洛宁领导的苏联谍报机关的暗号名。
  (14)见樱井良子编,《日本啊,要磨练历史的力量》,文艺春秋,2006年,96-103页
  (15)沃尔高更诺夫:Dmitri Antonovich Volkogonov ( 俄语 : ДмитрийАнтоновичВолкогонов )(1928年3月22日至1995年12月6日)苏联/俄罗斯历史学家。
  (16)《真正的日本历史理论 近现代史学Ⅱ》,37页。
  (17)同上。36页。
  (18)同上,39页。
  (19)普洛霍罗夫:“断定‘炸死张作霖是苏联的谋略’的若干证据”,采访、构成:内藤泰朗,《正论》2006年4月号,62-63页。
  (20)见秦郁彦的《阴谋史观》,新潮社,2012年版,159-162页。

本文仅代表笔者个人观点。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张石
张石 简历:
1985年,中国东北师范大学外国语言文学系研究生院毕业,获硕士学位。1988年到1992年,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助理研究员,1994年到1996年,东京大学教养系客座研究员,现任日本《中文导报》副主编。著有《庄子和现代主义》、《川端康成与东方古典》、《樱雪鸿泥》、《寒山与日本文化》、《东京伤逝》、《孙中山与大月薰—一段不为人知的浪漫史》等著作。




来源: 炸死张作霖事件为何在日本又被炒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百花网 - 日本华人论坛 ( Copyright (C) 2015 Flower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

GMT+9, 2020-1-19 01:45 , Processed in 0.11417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