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百花论坛

搜索
查看: 6154|回复: 1
收起左侧

我和周永康的故事--沈冰自述(9)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17 22:22: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すぐ登録、素晴らしい風景が広がります。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第九章

没有肌肤之亲的李东生有恩于我

我不管别人怎么评价李部长,但在我的眼里,他如同兄长,也是朋友,是一个好脾气的老领导。况且,他还对我有知遇之恩。

李部长出事的消息很突然,我与别人一样,之前并不知情。一天,我正在上班,王小丫给我发了一条微信,是一串惊恐的表情,之后是一个网站链接。我打开一看,正是二○一三年十二月二十日,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部网站发布的息:“中央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公安部党委副书记、副部长李东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李东生由此成为中共十八大之后第二位落马的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委员(第一位落马的是蒋洁敏)。二○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中共中央组织部有关负责人证实,“李东生涉嫌严重违纪,中央已决定免去其中央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国务院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主任,公安部副部长、党委副书记职务,现正在按程序办理。”

但这样的消息在港媒的嘴里都变了味,他们的报道称,“李东生曾在央视担任副台长,期间不但自己玩弄央视的女记者、女主播,也不断开发央视的美女资源,向中央领导输送,因此得到中央一些领导人的赏识,从而令人出乎意外地调升公安部副部长、六一○办公室主任,并当选为中央委员。”

此料一出,舆论哗然,矛头直指央视不说,李东生更是被封上了“中南海超级皮条客”的“美名”,李东生是地道的新闻出身,这个称谓与他多年来形成的才子加政治家形象十万八千里,如果他是皮条客,那我们就是妓女了?如果任何事情都能如此简单的下结论,树倒众人推,那我们还需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么?

给华国锋作警卫改变命运

我与李东生很熟,个人客观评价,此人十分聪明,且情商很高,对待工作认真负责,是个难得的好领导。中国人说话擅于迂回曲折,他却能抓住重点,简单明了。“审时度势”是李东生长期在宣传部门必备的工作作风。

你说他圆滑也好,世故也好,在这朝做官,这不应该是求生的本能么?此次李东生跟随周永康这艘巨轮一同沉没,是命数,是大环境使然。这次既然打破“刑不动常”的惯例,要拿周永康开刀,做为周永康一手提拔且私交甚密的党羽,李东生说什么也摆脱不了要被陪葬的命运。每个人的命运像一道猜不透的魔咒,当命运转折的时候,或许是喜或许是悲只是当年的自己并未悟透。

李部长能坐到今天的位置不容易,他不是太子党,没有背景,全靠自己在官场上摸爬滚打。但李部长曾经跟我们说过,他感谢华国锋,他是他个人命运中的贵人。原来李东生早年曾给中共前领导人华国锋当过警卫。

一九七三年初,年仅十八岁的李东生从山东老家应征入伍,因当年的李东生模样帅气,个子高高的,并且“能说会道、很会来事”,便被负责征兵的军官挑到了中央警卫局,后被直接分派给时任公安部部长的华国锋做警卫。

当时华国锋任国务院副总理兼公安部部长,同年二月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被确定为常务副总理之一。李东生在给华国锋做警卫期间,深得华国锋及家人的信任。

据李东生本人讲,当时华国锋当时家里有一台照相机,有亲朋好友们相聚时,经常由李东生代劳为他们照相。李东生人很聪明,又肯钻研,自学了采光、取景、冲片等摄影技术,后来华国锋有家庭聚会时,他的两个与李东生年龄相仿女儿苏玲与苏莉,更是指定让李东生为其照相,经常把李东生弄个大红脸。

据李东生本人讲,华国锋对他很好,不仅亲自过问过李东生的家庭,并且曾当面表示过,小伙子很聪明,还不到二十岁,应该多读点书,并征询过他个人的意见,想学什么专业。当时李东生不懂,华国锋还给他建议,你还会摄像,字也写的不错,如果读一个新闻专业应该是很适合你的。

于是,仅做了两年警卫的李东生就迎来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次转机。一九七五年九月,本无身家背景的农家子弟李东生手持当时的国务院总理华国锋的一纸推荐信,以“工农兵学员”的身份被中央警卫局保送到上海复旦大学新闻系就读新闻专业。

成为央视与中南海的桥梁

如果说李东生能在文革后期当上“工农兵学员”改变了其命运的话,那么一九七八年从复旦大学毕业后就一步踏进中央电视台,则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一九七八年,正是华国锋的“英明领袖”时期。

在李东生临近毕业的头一年,也就是一九七七年八月,中共中共提前召开了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华国锋再次当选为中共中央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连同一九七六年以来一直担任的国务院总理于一身,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唯一一位兼职共产党、解放军、国务院一把手的领导人(国家主席职务已废除),甚至超过了毛泽东的兼职(当时总理职务一直由周恩来担任)。在这次会议上,华国锋宣布了“第一次文化大革命”的胜利结束。随着华国峰职位的升迁,曾担任过最高领袖贴身警卫的李东生也跟着沾了光。

李东生给我们讲过,在他毕业时,其他同学都在跑毕业分配的事情,可李东生却有外交部、文化部、中南海警卫局、中央电视台好几个金饭碗等待他选择。

当时,电视行业还是一个新兴的行业,老百姓家中的电视机也并未普及,中央电视台对于大多数人来讲还是一个懵懂且神秘的行业,尤其跟响当当的国家机构外交部、文化部不可同日而语,而且,中央电视台于一九七八年五月一日经中共中央批准,刚刚由以前的北京电视台更名成立,临李东生毕业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是一个完全新兴的机构。但当时李东生颇有远见的选择了央视,作为他正式的职业生涯,这点不可不说李东生还是有发展眼光及勇气的,也可以说,李东生是央视的第一批奠基人。“不过,文革期间三年的新闻专业,并没有让我学到什么,那时好的教师都关进了牛棚,或者去打扫卫生,在学校里学的最多的就是毛主席语录,对于专业而言,根本没什么用。刚到中央电视台时,我甚至连像样的新闻稿都写不好,只能先当摄影记者。”李东生自己跟我们讲过他最初的职业道路并不一帆风顺。

多年后,央视内部还流传着李东生初到央视时的种种传闻。比如说,他先当摄影记者这个话题,由于央视主要是以电视新闻为主,并不缺少摄影记者,所以李东生刚毕业时,主要工作就是帮助摄像人员扛摄影机,或从事一些拍摄辅助工作,并不能算是个记者。还有一个传闻是,被分配到央视后,李东生很快就被安排进新闻部时事政治组是因为他积极活动的结果。当时央视新闻部时事政治组主要负责跟拍政治局以上领导人的新闻及资料片,开始让他与中共高层有了一定的接触。

但据我们了解,李东生进入央视时事政治组,并非他个人活动的结果,而是当时的中央台台长任继胜看重李东生与中央警卫局这条关系,亲自点名将他调入时事政治组。当时央视的出发点是,试图通过李东生与中央警卫局的特殊关系,跟中央核心领导层方便建立联系,使得“党的喉舌”与“党的心脏”血脉相通。

此种说法得到李部长本人的证实,原因是李东生曾被中央警卫局保送到大学,毕业后又通过关系进入中央电视台,而中央电视台负责人一看李东生有这样的背景,就派他进时政组专跑中南海这条线,既可以加强央视与中南海的关系和联系,中南海高层又能通过李东生做好领导人的宣传工作。

恩人倒台李东生加倍努力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李东生在央视所扮演的角色,就是央视与中南海的联系人,不少中南海高层的二代或三代,后来都是通过李东生进入央视的。正是有了这些背景,几年后,李东生开始在央视变成红极一时的人物。由此,李东生在中央电视台踏上了一路晋升的轨道,从新闻部时政组普通工作人员到副组长、政文部副主任、新闻采访部副主任、主任、新闻中心主任、副台长。

当然,每个人的个人经历都是由多种原因促成的,李东生曾任华国锋的警卫可以说是他人生中重要的转折点,但这为期仅两年的经历却被他从个人履历中抹去了,不带一丝痕迹。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之后华国锋的倒台。

文革后,华国锋邀请资历深厚的邓小平回到中共最高决策层以稳定局面,而局面稳定后邓小平与华国锋展开权力斗争。邓联合陈云、胡耀邦等指责华国锋存在所谓“两个凡是”的问题,批评华犯了“极左路线错误”,华的领导地位随即被邓小平取代。

在一九八○年二月召开十一届五中全会上,中共中央恢复中共中央书记处总书记一职,由胡耀邦担任。由于党政分开,九月在五届人大三次会议上,华国锋辞去国务院总理职务,由赵紫阳接替;此后在十月的九次政治会议上提出请辞中共中央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职位。

在十二月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胡耀邦提出:国锋同志继续当党的主席、军委主席,看来党内多数同志是不会赞成的。并代表书记处赞赏华的请辞;华国锋亦发言,表示欢迎对他的批评,并再次提出辞去现任职务。在一九八一年六月召开的十一届六中全会上,华正式向中共党代会提出辞职并经批准同意,离开了权力中心,仅任具象征性意义的中共中央副主席。一九八二年九月召开的中共十二大,华国锋落选中央政治局委员,完全离开中共领导阶层。

身在央视时事政治组的李东生亲身经历了这段风云莫测的历史时期,眼看自己昔日的恩人被迫下台,他深知中共政治漩涡的力量。因此庆幸自己没有在华国锋的庇护下早早地步入仕途,而是抓紧时间恶补专业文化课,力争在央视成为业务骨干力量。

他是“才子”不是“皮条客”

《焦点访谈》一直是我少年时代为之神往的一个节目,我刚进央视时,还去要过敬一丹的签名。后来我才得知,这个节目正是李东生一手抓起来的,不由让我肃然起敬。一九九三年初,年仅三十八岁的李东生担任中央电视台新闻部主任,之后在他的具体组织、领导和策划下,中央电视台相继推出一系列新闻类栏目和节目,影响了整个电视新闻界,在观众中也引起较大反响。

李东生主抓央视新闻之后,中央电视台新闻从每天四次增加到十一次,并实施滚动播出,其中十次新闻实行直播,并做到正负零秒,为全台节目正点播出奠定了良好基础。滚动新闻播出后,出现了全国上下皆大欢喜的局面:老百姓觉得增强了新闻时效,增加了信息量;中央首长们增加了入镜率;央视得到了收视率;记者们增加了就业率,于是李东生的改革得到了上下首肯。

一九九三年五月,新闻中心创办了大型杂志性电视专栏节目《东方时空》,改变了国人早上不看电视的习惯。这个节目充满时代气息,追求新闻性、思想性、艺术性的有机结合,迅速成为中央电视台的名牌栏目。真正让李东生一战成名的是于一九九四年四月一日,新闻中心创办了每天播出一期的新闻评论性栏目《焦点访谈》。

《焦点访谈》和《新闻联播》等栏目一起,构成中央电视台一套节目晚间黄金时段的新闻板块。《焦点访谈》根据“领导重视,群众关心,普遍存在”的原则,参照一个时期的舆论氛围和事件特点寻找视点确定选题,其宗旨是“时事追踪报道,新闻背景分析,社会热点透视,大众话题评说”的不同节目形态。这个节目弘扬真、善、美,鞭挞假、恶、丑,充分发挥舆论监督的作用。

作为《焦点访谈》栏目的主要组织、终审者之一,可以说李东生还是抓住了时代的脉搏,最重要的是他把握好了这个“度”。表面上要与人民群众一起“喘气”,实际上还是以正面宣传为主,找到一些边边角角的“苍蝇”打一打,以足以让长期以来受“高大全”影响的中国老百姓感受到不一样的气息了。

在中国为数不多的新闻评论性节目中,《焦点访谈》大量采集事实画面和同期声,把论点和倾向性融进对新闻事件的展示里,把思辨性融进形象性,提高了论证的真实性和可视性。同时,《焦点访谈》实践着创办者逐步推出中国第一代电视新闻评论员的构想,采用“记者主持人”制,由对节目制作、采访有深刻理解的记者、编辑出镜主持节目,提高了节目的影响力。

在长期千篇一律新闻模式的影响下,当初的《焦点访谈》确实有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让人们感受到了言论自由的一些风气。因此当年的《焦点访谈》让人有了许多期盼,希望它能够效仿CNN或者BBC门下的名牌栏目做到真正的舆论监督作用,但这仅仅是人民群众的美好期盼而已,任何时候都要考虑到中国的国情。

李东生个人也在小圈子里表示过,他对这个节目的从业人员内心有愧。因为他常在央视新闻部小范围的会议上,专门为斗志昂扬的下属们泼冷水,在中国的体制下,做到真正的、客观的、深度的、直击官场内部的报道是不可能的。作为党的喉舌,想扮演外科医生的角色是不现实的。因此,我们打打苍蝇还行,打老虎就有些不自量力了。

因此,真实的情况是,大量真实的、有震撼力的节目被雪藏,大量的外采被删减,甚至有些社会真正的热点选题被拿下,从而导致《焦点访谈》真正的精英们开始流失。这个节目与他们初时的想法已背道而驰,而越深入采访,越让他们看到官场的黑暗与底层群众的无助,甚至好几个知名编导都得上了严重的“抑郁症”。

后来李东生因为这个节目上的成功于一九九五获得中国新闻界的最高奖项“邹韬奋奖”。得奖后,李东生请同事们大吃一顿,并给他们鞠躬,称在中国体制下让他们这些业界良心受委屈了。说到几个离开的同事,李东生还忍不住流泪。所以说,很多站着说话不腰疼的看客们是因为没有身陷其中。很多时候并不是你不明白,而是大环境、大政治就是这个样子,没有办法。

从另外一个角度讲,也正是基于李东生对该栏目的明确定位,《焦点访谈》以名牌栏目的身份存活了近二十年。不仅得到了老百姓的认可,高层们更是以各种高姿态赞扬该栏目,认为通过该栏目首长们看到了民情,听到了民声。十年里,一共有三位国家总理前来题词座谈,是其他的传媒做不到的。

一九九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李鹏视察《焦点访谈》时题词:焦点访谈,表扬先进,批评落后,伸张正义。朱镕基从来不题词,但是一九九八年十月七日在《焦点访谈》座谈的时候还是留下了四句话:舆论监督、群众喉舌、政府镜鉴、改革尖兵,这四句话也是新闻发展史上非常重要的四句话。二○○三年八月二十九日,是中央电视台建台四十五周年,温家宝到中央电视台视察时送给工作人员四句话:与人民同行、与祖国同在、与时代同进、与世界同步。

之后,在领导的一再认可下,新闻中心已成为了李东生大刀阔斧进行改革的主战场。他主持开辟了专门的国际新闻栏目《世界报道》,同时,对原有的《晚间新闻》、《体育新闻》进行改版,构成了中央电视台晚上第二个黄金新闻收视时段。同时为了弥补中央电视台白天新闻相对较弱的缺憾,新闻中心又推出午间的大型新闻栏目《新闻三十分》。《新闻三十分》注重“扬独家优势,汇天下精华,追求时效、独家和信息国际化”,目前已拥有一个相对固定的收视群体。

敏锐的政治嗅觉

李东生思想敏锐,具有很强的宏观把握舆论导向的能力。一九九二年初,在邓小平南方讲话未正式传达以前,他敏锐地感到,我国将加大改革开放力度,于是他组织五个釆访组分赴广州、深圳、福建、上海、山东,推出了《改革开放在深圳》、《来自浦东的报道》、《山东脚踏实地求发展》等一大批反映各地加快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的系列报道,体现并吻合了中央决定实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思路。当时,邓小平曾亲口赞扬央视的宣传工作与党中央保持一致。

一九九三年底,全国掀起了纪念毛泽东诞辰一百周年的热潮。李东生一改只在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节目中播出“纪念毛泽东百年”的报道,同时还拓展思路播出了大型系列报道《辉煌十五年》,多角度展示了中国改革开放十五年的成就,深得中央主要领导的赏识。事后有人这样评价:这种意识,是新闻报道水平和策略的展示,拍马屁也要拍出新意才行啊。其实这话是话糙理不糙,在中国做新闻就是在夹缝里求生存。

一九九三年除夕,他在北京指挥了《江总书记到农家拜年》和《农民怎么过除夕》等新闻的采制。此时的李东生已成为主管电视新闻的副台长,把关与判断是李东生工作的重要方面。他常说:“每审看一条新闻,都是对我进行一场考试。”那些年,他审时度势,精心操作,向上级交了一份份合格的答卷。

一九九四年春,按惯例,党和国家领导人要在北京参加植树活动。本是一场平淡无奇、走走过场的例行拍摄,但因为主要领导人都在,于是李东生明确提出:常规新闻要拍出特色,要加入最高领导人的专题采访,于是,这条《锲而不舍,绿我神州》与环保大主题相关的新闻,荣获一九九四年度全国电视好新闻一等奖。

之后,他亲自编辑的中央领导邀请著名科学家赴北戴河休假的新闻,“以其表现主题深刻突出,背景交待全面、得当,突破了以往时政类新闻的模式”,得到了中央领导的充分肯定,并获全国优秀电视新闻一等奖。他在海湾战争刚刚结束时,率队随李鹏访问科威特李东生带领几个人利用午宴的两个小时时间,深入到沙漠腹地,冒着随时可能踩雷的危险,拍摄了《战争刚刚结束,危险依然存在》的新闻,第一次在中国的电视画面上展现了战争给科威特带来的创伤,同时也将李鹏的这次商务之旅提高了一个层次。

之后,下面的人总结了一条,凡是李台长出面亲自出面拍摄的新闻,肯定有一号或者二号首长,另外,凡是李台长亲自抓的新闻,一定会得到年终新闻大奖。话虽有讽刺之意,但是,服务好政党领袖不是央视的职责吗?如果不是,那就是你对央视的职责理解有偏差。

工作需要并非美色当道

要说最不好掌握的就是各位一级领导的专访,节目受时间的约束,你要随便剪辑领导有可能说你断章取义,要是长了观众嫌烦不说,领导有可能怪你记者没问到点子上。而且节目需要布光,调音,领导一天如此烦忙可没有太多耐心,遇上心情不好栽个大跟头的可能性也是有的。于是,每一次轮到去中南海做专访,李东生就当做一场硬仗要打。

李东生的确说过,女主持人在中南海里比较受欢迎。他说其实从大陆的角度考虑也是可以理解的。在这个男性天地里,不是权力的角逐就是各种数以万件的杂事,整天看到的都是些阴沉沉的脸及灰暗的西服。偶尔见个女官员,也是布满岁月痕迹的一张脸。在此情形下,突然看到一张妆容精致、年轻紧致、谈吐得体、举止优雅、笑容可掬的一张青春色系的面容,是男人都会心情大好吧。还会嫌釆访时间长?还会嫌主持人太啰嗦?只恨不得时间静止才好吧。

当然,这只是基于心理上的一种视觉策略,领导们都日理万机,如何顺利完成我们的宣传工作当然需要一些方法。而且,央视的女主播们如何提高业务能力是李东生重点培养对象,他说过,你们不是花瓶,要有专业素养,与这些高官做节目要把问题问到点子上,不要用一些小儿科的问题让他们觉得你言之无物。

同时,他说“术业有专攻”,他将女主播们的专业特长分成各种类型进行编队,还详细记录了每次采访任务中领导的配合程度。只要领导们对该女主播有所好感,她便将作为该领导此后采访任务的一级梯队固定下来,一来便与工作的开展,二来也便于领导放松状态。同时,对于每个人不同专业背景的锤炼都的一定的帮助。

赵安太心急

赵安与李东生一直关系很紧密,我们和李部长一起出去时总能碰碰见这个文艺圈内有名的大胡子。赵安生于一九五九年,浙江人,学舞蹈出身。一九八四年,在他二十五岁的时候,被从某歌舞团调入中央电视台任导演,此后一路高升,直至中央电视台文艺中心副主任、文艺部主任等职务。

文艺部的一个重头戏就是组织每年的春节联欢晚会,赵安因此也就成了文艺圈内炙手可热的人物,先后七次执导该晚会,并四次出任总导演。春节晚会已经成为国内演艺界的最高盛会,从一定程度上来讲,它可以左右国内演艺界的走势和受众的欣赏口味,关乎艺人们的事业兴衰。作为春节晚会中最具权力的主宰者,赵安以其出众的导演才能为世人带来永恒的愉悦,也使其事业步入巅峰。

赵安进央视早在一九八四年,当时央视文艺部很缺人,于是主管文艺的副台长邹友开便把学历并不高的赵安特招进了文艺部,但很长一段时间李东生与赵安并无交集。李东生只是听说过文艺部有这么一个人,脑子很活,而且交际很广,认识不少大腕。李东生在台里一直主管新闻,对文艺部并不十分了解,再加上新闻部的人都有些自持文化人生性傲慢,对于文艺部一直有些轻视,认为他们都是唱唱跳跳的文艺分子,加上赵安本身又是舞蹈演员出身,李东生最早并未想到这个人能成大器。

有一次,曾庆淮说有一个团拜活动,都是部长以上级别的人参加,问他能不能找到宋祖英为活动献歌。李只好找到了当时任央视文艺节目中心副主任兼文艺部主任导演赵安,不想赵安只打了几个电话就敲定了宋祖英演出的时间。于是,在李东生的心目中,赵安在组织协调能力上有一套,而且几次春晚都导演得不错,有想法,民众的呼声也很高,便把赵安列入了自己工作中的重要拍档。他们基本上每月都举办活动,这些活动有时是“外事接待”,有时是“内部联欢”。

小型的聚会一般都选在五星级宾馆以及部队的豪华俱乐部举行。出于安全考虑参加人员都经过李东生与赵安的严格限定,我碰到过刘晓庆、宋祖英、杨澜、汤灿、章子怡、王小丫、李修平、蒋梅和贾晓烨等,后来刘芳菲、董卿、倪萍、李思思等人也参加了进来。这些活动本身十分大方正式,但前来参加派对的女主播们及女明星们或者各有各的目的那也未可知。

她们在妆容及服饰上都注重端庄及突显女人味,一般以突出女人线条的旗袍为主,有时会穿上大方的洋装及小礼服。妆容上突出自然柔和,并不会浓妆艳抹。就是这样一个庄重的环境,与后来众人想像的淫乱场所区别很大,我们在这里也从来没有不舒服的感觉,大家彼此见面也都彬彬有礼,所有的人都以接到李东生或赵安的邀请为荣。

而且,我们谈论的话题也在传媒业务上的,也有一些民生问题,这又何尝不是一种交流的方式。所以,外界把我们的这种交流称为“香艳派对”是完全不符合实际情况的。

李东生评价过赵安太心急,成不了大器。缘于一次会议,赵安将活动计划直接交给了曾庆红手里,这种越级行为是官场中的大忌。赵安在盛名之下,显然有些得意忘形了。

李东生与汤灿无肉体关系

据传闻称,李东生和汤灿是情人关系,但据我观察,李部长与汤灿应该没有任何关系,因为台里的人都知道,汤灿与我们的前台长焦利才是一对。

我在一次团拜会上见过汤灿,她让我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女性,她很漂亮,也很热情,常常让我想到那个歌剧里的卡门。她从不按常理出牌,第一次见面她就与众不同,她不和别人一样称他李台,而是娇滴滴地叫他东哥,即使叫哥,也应该叫他李哥或者生哥,但不走寻常路的汤灿却偏偏取了他名字中间的那个字,李部长笑笑说,你还是去找你的利哥吧。

我们有一次聚会吃饭,汤灿吃到一半就称有事中途就走了。我们还觉得奇怪,一会儿就看到焦台也提前离席。大家都心照不宣,但王小丫却忍不住说,“这也太明显了吧,当我们是三岁小孩,去开房也该避着人吧。”

汤灿知道焦利在外面爱端着官架子,经常以逗他为乐。比如席间焦利正襟危坐,她在席下用脚勾他的跨,弄得焦利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汤灿却一副关我什么事儿的无辜表情。据我的一个同事讲,有一次在国际俱乐部活动结束后,转到工人体育馆附近的一家OK厅继续活动,汤喝酒醉了,在包厢里曾经当众抚摸焦,搞得在场几位女记者脸色绯红。焦利对于汤灿是又爱又怕,常私下里告饶,你在外面别整我了啊。

后来我也是看新闻才知道,焦利与汤灿在北京最好的权金城洗浴时被抓,后来,关于中央电视台台长焦利同某“民歌天后”淫乱的新闻贴满了大陆各大网站。整个台里传得沸沸扬扬,有的好事者将两人被抓的场面描绘的绘声绘色,据说公安机关显然不是针对焦而来,但堂堂央视台长和“民歌天后”同床被实在出乎预料。焦以为是抓嫖娼,立即说明两人是男女朋友关系。据说公安机关破门而入,把焦吓得从床上摔了下来,左眼上方还撞在了桌子上,顿时红肿起来。见来人主要针对的是汤,情绪才稍稍平复下来。我不知道大家传来传去的哪些是真哪些是假,只是觉得大家在传播香艳场面的兴奋状态,有些与平日里衣冠楚楚的主播身份不符。

后来我们驻港的同事也打电话问到底怎么回事。他们看到《苹果日报》上的说法:“当时,警察见一对男女正行巫山之事。女子为红歌手汤灿,男子即焦姓台长。后焦台得礼部之助而安然无恙,闻女子已系狱。”

后来大家都知道的事实是,焦利玩完了。令人唏嘘的是,大家仿佛都有些幸灾乐祸的心情。二○一一年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中共中央决定免去焦利中央电视台台长职务“另有任用”。二○一二年五月,焦利被中纪委调查和被免职的消息甚嚣尘上,海外媒体披露,在李长春和刘云山的力保下,焦利去新闻出版总署当了没有实权的第三把手,好似躲过一劫。但实际上,中纪委对焦利的调查并没有结束。后来,在正式宣布焦利去新闻出版总署任副署长后,他也一直没去上班。消息称,随着中纪委调查的深入,焦利暴露出的问题相当严重,已远不是被举报的男女作风问题了。

其实焦利也算是老新闻,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系,后去《辽宁日报》当记者,一路做到辽宁省委常委、省委宣传部长,二○○八年十月调升中宣部副部长。二○○九年五月,焦到央视走马上任。焦利为了打开局面,上任的“三把火”把整个央视搞得天翻地覆,前任台长赵化勇和杨伟光构建的央视人事帝国更是被他彻底“颠覆”。焦利自己也不懂电视,仕途目标更不是留在央视,而是想在十八大时捞个一官半职。

一心要搞出彩头捞政绩的焦利对央视做起了“大手术”——副台长以下,各频道长和各中心主任全部实行竞聘制,彻底打烂了赵化勇和杨伟光两任前台长的班底。通过这个竞聘,焦利一口气提拔了四百多个处级干部,老的几乎全部不用,完全洗牌,有点太强势,太霸道了,结果得罪了不少人。

焦利以为,自己人事竞聘的“大手笔”能为自己树立威信,但没想到,内部反弹很大,不少老央视人,谈起焦利就没好气,巴不得他赶紧走人。后来听李部长说央视来自辽宁的反焦利势力,加上举报焦利的女歌星,几股势力对焦形成合围之势,焦倒台是迟早的事情。焦利来央视之初,或许只看到央视金光闪闪的光环,并没看到这光环下面汹涌的波涛。

王小丫被骂系躺着中枪

央视私下一直有传闻,王小丫和李东生有男女私情,因为李的夫人曾经在一个私下场合,痛斥王小丫是“小妖精”,半夜还给我家老李打电话。后来才知道,电话是汤灿打的,王小丫是躺着中枪。后来王小丫气得呼哧呼哧的,连说恶人必有恶报。后来,王小丫跟李东生说过,让他不要再请汤灿来参加活动了。但李说,汤灿是赵安带进圈子的,他不好直言,而且军中大佬们也确实很喜欢汤灿。

赵安曾经给我们说过,汤灿比宋祖英在军中高层还受欢迎。宋祖英久负盛名,老有些高高在上,与各位达官贵人交流也是含蓄有礼的。再加上江与宋的种种民间传闻,使得大家见宋都有些心理压力。但汤灿作为著名歌手,歌唱得好,人长得漂亮,又很会来事,早已成为高官逢年过节、交际应酬,各类公私堂会出面点缀气氛的“交际花”。我不清楚周是不是也与汤熟识,因为只要政法系统大小文艺汇演,都会由汤灿挑大梁。周永康手下的几个知情的亲信有时会称呼,“我们那位小嫂子”,也不知道是不是指的汤灿。

之后,周永康与贾晓烨成婚,我曾在某场合问过周对汤灿的看法,周只是意味深长地看我一眼,说了一句“欠端庄。”我当时还有些自得,他的言下之意定是说我端庄大气了。

李东生升任中宣部副部长后,二○○三年周永康有意跨行业提携李,让他升任公安部的六一○办主任(属于正部级)。但因不断有人举报李东生生活作风及腐败问题,压力之下,李升正部级之路只能暂时搁浅。到了二○○九年,周永康权力更加集中,就将李东生从中宣部副部长任上调到公安部任公安部副部长,准备让其热身和熟悉工作的同时,逐渐掌握局面。李东生从没有公安经历的人,能转任公安部副部长这一实权职位,当时引起各方不满。

不满的焦点,后来集中到汤灿身上,举报信件大量投寄到中纪委,让周永康非常烦恼。汤灿所以被曝出问题,实则因为高层在谁将在十八大后接替孟建柱的公安部部长一事上有不同意见所致。这一职务的人事安排,分管公安系统的周永康最有发言权。周永康意属的人物则是李东生。为了争夺公安部长的岗位,角力的各方大家使劲,汤灿也只是成为了砝码。

赵安出事入狱

二○○二年十月十日台里传出消息:央视文艺部主任赵安涉嫌收受贿赂,正在接受调查。我听到消息后十分吃惊,刚开始以为是好事者传播的假消息,后来发现赵的确已多日没有在我们的圈子里露面。我问王小丫到底是不是真的?王小丫只是叫我“非礼匆问”,敏感时期,我们又常有交道,最好躲得越远越好。

坦白地说,我们与赵安并无瓜葛,但他与李、周之间是否有交易我们并不知情,二○○二年十月二十日,赵安被正式起诉,赵安被起诉罪名为“受贿”。同年十二月十二日,赵安因受贿罪被判有期徒刑十年,并没收财产二十万元。赵安被捕后,曾有身边的朋友说,赵安因为掌握了演艺界最大的资源有些过于自我膨胀。许多演员是靠赵安而走红,许多商人靠赵安而捞钱,某些名流则是靠赵安介绍二奶。他因为身边的诱惑太多便失去了底线,他的入狱令很多知名人物非常慌张。

赵安被捕后,一时间流言蜚语满城飞。我听到的最搞笑的说法是因为赵某泄漏了“国家最高机密”,把最高领导人的私生活讲了出去。有人以“赵安同事”的名义曾在网上发帖称:“赵安出事,起因其实是宋祖英。在我们台里,许多人都知道‘宋江恋’的传闻,最初是赵某一九九九年在一次彩排时,不小心透露出来的,当时就有人预言,赵安要出事,没想到过了两年多,今天才出事。”

另外一个说法是,赵安出事是因为得罪了曾庆淮,两人闹翻后李东生还在两人中间劝和过,但后来两人却越闹越僵。赵安自然不敌太子党出身的曾庆淮,就被送进了监狱。为了避免事态闹大,曾庆红把他弟弟作为文化部特派员送到香港,以免他在国内惹是生非。

这个说法似乎有点关联,因为我们后来在活动中也发现赵安与曾庆淮有所不睦,赵安一直对曾是毕恭毕敬的,但曾有时会出言相讥,为了不把气氛搞僵,李东生从中打打哈哈的情况是有的。但我们也不曾发现两人有什么过不去的仇恨,曾非要把赵弄进监狱里,而且两人的很多活动还是经常合作的。

与天生傲气,爱出风头的赵安相比,李东生就会作人很多,也低调很多,他不但没出事,反而却在二○○○年调离中央电视台,升任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副局长。两年后,他的志同道合的“老搭档”赵安就被判刑了。赵安进了监狱,曾庆淮去了香港,以前经常参加活动的几个常客都不见了。之后,新上任的央视台长焦利和刚调来新华社工作的鲁纬又成了新的常客。

以我们旁人的眼光看来,李东生虽然没有赵安有文艺方面的才气,但他大气内敛许多。但是人的命运似乎上天早有安排,如今赵安出狱,又开始风声水起搞他的国际文艺秀。紧接着周永康被查,李东生下马接受调查,等待宣判入狱的宿命。

周摆平李东生车祸

李东生在二○○○年出任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副局长,两年后的二○○二年担任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在此期间,李东生还担任了中共十七大的新闻发言人,李东生凭借出色的业务能力在宣传口的确干得有声有色,在央视期间便获得中共最高新闻奖——韬奋新闻奖,加之他一直以来对下属友爱,对上司尽心,作风干净利落,并无贪腐作风和劣迹传言,在我们看来,其前途应该是不可限量的。

然而正在这时,突如其来的一场车祸“断送”了李东生的前途。李东生在担任广电总局副局长其间驾车出事。平时他都是有司机的,但那天司机请假,那天李东生的聚会很重要,他又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他便自己驾车前往。当时的天气不好,再加上路况也不好,久未开车手也生了些,在四环上出了事,与一辆军车相撞,并导致对方当场毙命,而李东生因为当时驾的是一辆路虎,抗撞能力强、只是受了伤,捡回一条命。李当时被送到医院,并不知道对方已经死了。后来知道后十分难过,都说是自己的错,很懊悔没有叫别的司机,而葬送了一条人命。

死者是北京卫戍区一位正师职军官,因为车祸勘察后李需要负全责,而且对方当时并不知道肇事者是李东生,扬言要其坐牢。后来我们和贾晓烨一起去医院看望李东生时,他当时精神很不好,对于事情的处理结果也很担心,预计自己可能要去坐牢。贾安慰他让他心,老周已经知道这件事了,正在派人处理,好好养伤。后来,也不知道周如何处理,李东生出院一点儿事情也没有,继续上班,有人负责修车缮后。

这个事情是李东生的心病,此后我们没有一个人再提过这件事,毕竟这是一条人命。后来听贾给我们说过,是她找周求的情,当时任公安部部长的周永康只用一个电话就让北京市东城区公安局妥善摆平了此事。具体的操作方法贾晓烨并没有向我们提及,后来听人讲是请一个外来民工顶了包,然后行政拘留了十天,并付了一些钱。

不过,好景不长,大约过了半年,有人写举报信到给广电总局,举报李的车祸顶包案子,令李东生仕途受阻。后来,还是周出面调停,事情才转危为安。当时对于这件事说什么的都有,有的说李是酒驾,有的说是李带人在车上“车震”,众说纷纭,李显然已无法在宣传口“混”下去,当时,有消息说,上边准备安排李去全国人大某委员会担任一个闲职。

那时的李东生日子难熬,他一直与同事们关系融洽,但同事们见他再有了些尴尬之意,这种氛围让他难过。后来我们的好几次活动都不见他出席,贾对周说,再不帮帮李,他恐怕要得忧郁症了。我们感觉,周对李的事情还是挺上心的。

二○○九年郁闷已久的李东生获得仕途转机。当时已经贵为“政法王”的周永康轻而易举地将李东生从宣传口调到自己身边,令其出任公安部副部长,同时兼任所谓的“六一○办公室副主任”(中央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直到最后被审查,李东生在公安部副部长中排名第二,为副总警监,正部级,同时也是十八届中央委员,他一直与周关系紧密,他也说过,周待他不薄,他也要知恩图报。

但关系好不一定是好事,李东生的落马被视为清算周永康前的关键定点清除动作之一,也是纷纭数月之久的周永康悬案进入最后收官阶段的预兆。在此之前,周永康仕途上的每个关键节点都有亲信要员遭到清理。从最早的四川政坛震动(甚至包括商界)、其大秘郭永祥的落马,到石油系统数日间变天,包括另一名中央委员蒋洁敏等多名大佬被查,周永康的势力后来被逐渐清除出其传统的势力范围,并受到顺藤摸瓜式清算。

来源:飆笛出版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百花网 - 日本华人论坛 ( Copyright (C) 2015 Flower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

GMT+9, 2020-1-19 02:35 , Processed in 0.18326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