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百花论坛

搜索
查看: 8389|回复: 1
收起左侧

沈冰自述: 我和周永康的故事(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13 22:50: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すぐ登録、素晴らしい風景が広がります。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我那曾经美满的婚姻生活
我是知名度的受害者
静下心来写自传,使我有机会思索了许多这些年不曾思索的东西,我并没有刻
意计划写什么,不写什么,我是随心所欲,有感而发。但是,回过头来再看文稿的
时候,却发现我生命中最美好的那些日子,最难忘的那些人、那些事都跃然纸上
了。这些年,他们深埋在我心事,并没有因为岁月的流失而减弱他们的色彩,也没
有因为磨难而改变我的人生观,我在灵魂里养育着做人的正直、善良、热情,我始
终要求自己保持一双明亮的眼睛。
知名度是源于职业,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我不能算是成功者。也不能算是失败
者,只到今天我依然觉得自己是个命运的幸运儿。我总是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
让我尝尽人生百态。虽然也有人性的许多弱点困扰着我,我不断地修正着自己,却
也在不断地犯着错误,摔着跟头……
真正关上房门开始梳理自己的时候,才发现最痛楚的部分依然是我的婚姻与家
庭,那些让我无法忘怀的曾经的美。我现在脑子里成天想的都是一些家庭的琐事,
那些想扫也抹不掉的生活印迹。我思来想去,困难不在于是否敢于面对自己的过
去,而在于我清醒地知道,曾经的一切都是我与他人共同经历的生活、共同拥有的
感情,从道义上讲它们不完全属于我自己,为了尊重我们曾经度过的日子,我仅仅
把属于我的部分领走了。
做主持人成了社会公众形象,时常觉得自己像街头墙上被孩子们涂抹的画,一
会儿红,一会儿白,今儿笑脸,明儿哭相,擦来抹去,印迹越来越多,颜色也越来
越复杂,连我也常问自己,这难道就是我?
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
在学校里忙于学业,在央视里又忙于事业,导致我的感情生活一直是片空白,
偶尔的心动都随着时间的流转消失了。我老公蔡建国是上海人,房地产商人。蔡建
国的父亲曾在上海任官职,与汪道涵一起共过事,现已退休在家。
我是在主持二○○一年成都楼市总评榜“地产之夜”颁奖仪式暨酒会时与蔡建国相
识,并开始交往的。蔡建国为人低调,与我交往之后,并不愿暴露在公众视野中,
我也希望能够保护好我的家庭,因此我们的感情很低调,我们的恋情进行的很隐
秘。
二○○一年十月,刚调到央视的我与《对话》栏目组的成员一起应邀参加四川省
成都市地产界举办的“地产之夜”颁奖晚会。为了晚会的顺利进行,我忙前忙后,当
我好不容易有了一丝空闲时,便跑到前台一个空位上欣赏起节目来。正当我看得起
劲的时候,一个同事悄悄拉了拉我的衣袖:“沈冰,快起来,你把嘉宾的座位占
了。”我一看,只见身边的过道上站着一位成熟的男子。我马上红着脸不好意思地笑
着说:“对不起!”来人笑着摆摆手:“没关系,我正想站一会儿,活动活动。”事
后,我才知道这个被自己占了座位的男子“来头”不小,竟是上海地产界的蔡建国。
当时我对温和礼貌的他添了好感。
活动结束后的答谢宴上,我意外地发现蔡建国就在离自己不远的位置上,我走
到蔡建国面前说:“蔡总,多谢你了!”蔡建国故意诧异地说:“我做了什么值得你谢
的事吗?”我认真地说:“当然了,我占了你的位置,让你站了半天,这还不值得谢
吗?”蔡建国哈哈笑起来:“那好,我现在再给你让座。”蔡建国拉过一把椅子请我坐
下。宴会结束时,两人成了言谈甚欢的好朋友。
我发现,无论是天南地北的风俗人情,还是海阔天空的趣闻雅事,蔡建国都能
说得头头是道,他身上洋溢出商人难得的儒雅之气。第二天,蔡建国特地到机场送
别我。握手之际,蔡建国说:“我想我们还会见面的。”我微红着脸点了点头。
感情升温坠入爱河
回到北京后不久,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来北京公干的蔡建国约我一起吃饭。在
约定的地方,蔡建国捧着一束火红的玫瑰等着我,当下的年轻人是很少有这样老派
的作法的,可见他还是一个很传统的人。当时的我虽然觉得这样的方式有些让我拘
束,但心里还是透着一丝惊喜,因为他的花语我懂了。
二○○二年,《你好,世界杯》让我一时间成为焦点。在质疑声中我依然坚持自
己感性而真诚的解说风格。尤其在阿根廷失利的那一夜,我哭了。没想到,这真情
流露的一幕意外感动了观众,也感动了守候在电视机前的蔡建国。节目播完之后,
蔡建国第一个给我打去电话。他对我说:“你哭了,我很感动,也很难过。加
油。”短短的几句话,却让一向不善言辞的我突然失语,我只轻轻地说了句“谢谢”,
眼泪就流了下来。那时候,他的只言片语让我感到温暖。
正当大家以为我会继续自己的体育解说之旅时,我却意外选择了《经济半小
时》。我当时和建国已是很好的朋友,很交心,做出这个决定,主要是源于他的支
持,因为他认为从我自身的专长与特点出发,做经济栏目会更好点,毕竟我是学经
济出身的,专业的熟悉会让我更从容。而且我作经济方面的节目还可以加强与他之
间的共同语言,这对于我们之间关系的进展也会有好处,所谓现在流行的资源共
享。还有一个原因是他说出来让我觉得很温暖,他说我一个女孩子做体育节目会很
辛苦,被别人骂他又会很心疼。我听从了他的建议,决定回到经济部,干回我的老
本行。
男友建议我加入《经济半小时》
梅地亚公寓十二层,我从电梯里走出,进门后右拐的第一个房间,是我和四五
位同事共用的办公室,一束庆贺我生日的鲜花已经摆放在桌上,我知道这是他的风
格,而我更好的生日礼物,是我在生日的当天,进入了一个新的环境,成为中央电
视台《经济半小时》的女主播。
在曾经的六月,我与世界杯共同火热起来,随后的当选奥运女主播的传言也围
绕着我。如今,世界杯曲终人散,在逐渐冷却的气氛中,我也开始冷静地选择自己
从此的方向,与此同时,不少人甚至比我本人还关心我的去向问题,当然有善意的
也有不善的。
选择加盟《经济半小时》是双向选择的结果。我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学的就
是财经专业,加盟《经济半小时》主要是从自己的专业考虑,能够学以致用。《经
济半小时》刚刚开始对内容作适当调整,加大主持人的功能,主持人将不仅是在镜
头前念稿子,还要与外地的记者现场连线采访,现场采访专家,在场内尽可能调动
一切可利用的元素,甚至在不做主持人时可以去一线作深入采访,这种“速度+深
度”的方式显然很合我的心意,同时也为我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发展平台。
我与王小丫、赵赫和曲向东形成“四足鼎立”的格局,我终于和王小丫坐到了同
一张主播台上。王小丫开玩笑,“你行啊,我奋斗了半辈子到这个位置,你只用了一
年半。”同为主播后,我俩的关系更进了一层,背后一起“骂领导”成了我俩的专属活
动。
主播台前向我求婚
在《经济半小时》的日子变得规律而闲暇。主播不同于记者,我不用再外采节
目,只有下了主播台我就落得一身轻松。我自己最崇尚的老话就是“生命在于运
动”。工作之外,我的第一选择是出去运动,虽然打篮球少了,但我有时间还是要去
健身。在北大进修那段时间,下课后可以去打球、滑旱冰的那段时间是非常惬意
的。世界杯报道一个月,把我的生活打乱了不少,但也正因为我的体育天赋,而有
了这次参加世界杯报道的机会。
我的主持风格在《经济半小时》中追求的是真诚、真实,可以和观众平易交
流,可以深入浅出地为观众讲解经济问题,让更多的观众对经济感兴趣。
《经济半小时》让我再次火起来。此时,一直以来以朋友身份支持、鼓励我并
等待机会的蔡建国,终于大胆地对我进行了表白。
虽然是意料中的事情,但我还是有些慌乱。蔡建国的商人身份令我难以释怀,
我踌躇了,我们其实差别还挺大的,各自都在事业的上升期,我们能和平相处吗?
成功人士都希望成家后妻子可以回归家庭,避免两人都在职场上打拼,如果我希望
成家之后继续在我个人的职业生涯中追寻梦想,他能理解吗?这时姐姐也劝我慎
重:“商人重利轻情,你不要被对方的外在条件所吸引,而是要看这个人的内涵,对
你是不是真心,任何时候你都要先考虑感情基础再考虑经济基础。”
因为来自各个方面的种种考虑,我迟迟不敢表态,敏感的蔡建国似乎察觉到了
什么,他对我说:“我会和你一起奋斗,请相信我,我会无条件地支持你的工作的。
另外,我这个人不擅长言辞,但你一定能够感受到我对你是真心的。”我终于放下了
顾虑,和他正式确定了恋爱关系。
虽然进入了恋爱状态,但我一直觉得我还年轻,工作方面进步的空间还很大,
所以每当王小丫问我什么时候结婚的时候,我总说八字还没一撇呢。王小丫总是
说,你还是长点心吧,别老抻着人家,戏做过了,就过了这村没这店了啊。好像我
不抓点紧就要砸在手里似的,老被她这么提醒着,我心里也在打鼓,这恋爱是一回
事,结婚又是另一回事,不知道蔡建国是怎么想的。
我不知道是因为旁人提醒了他还是他自己觉得时机成熟了,这一天来的比我想
像中要快很多。有一天上午,直播任务刚结束,导播又拿来一篇稿子,说刚送过来
的急稿,让我录个音。我不假思索地打开念起来“沈冰,你愿意嫁给我吗?”大家都
笑起来,我似乎预感到什么,直觉得脸上发烫。果然,他西装革履地出现在主播台
前,单膝下跪,手里拿着一枚硕大的心型钻戒,“沈冰,我没有什么可以给你,只有
一颗心,请你收下它”。在大家的一片祝福声中我答应了他的求婚,四周掌声雷动,
王小丫感动地落下泪来。那晚,同事们让他请了一顿豪华自助餐以庆祝我们的订
婚。
玉如意:周永康送我结婚礼物
二○○三年,我们的婚礼在上海举行,婚礼我们只请了双方的亲友,我们对外界
守口如瓶,国内没有任何一家媒体报道我结婚的消息。为了证明我不是隐婚,我只
是在结婚前几天在台里给大家发了喜糖,让同事们知道我已婚的事实。临去上海
前,我与蔡建国请我们部门的人一起吃了顿饭,他们也给我送了结婚礼物。但王小
丫与贾晓烨都自己订好机票亲自去了我在上海的婚礼,她们说要去沾沾喜气。王小
丫再三叮嘱我,新娘手中的捧花一定要扔给她,这样她估计不久后也能让自己成功
出嫁了。
令我没想到的是,曾伟也去参加了我的婚礼。他一见面就在抱怨,说我忘记了
彼此约定,居然没有邀请他。我只好一再道歉,知道他刚刚喜得贵子,不好打扰。
他把一个精美的红盒子交到我手里,“这是周部长让我带给你的,我这个忙人没功夫
给你买礼物,礼金刚才已交给你老公了。”我很吃惊,不敢置信周部长会给我送结婚
礼物,而且是托曾伟带来的,也没听贾晓烨透露只言片语,可见她并不知情。我拿
着沉甸甸的盒子,有些不知所措。
这时王小丫与贾晓烨跑过来,“看看我们曾大公子带来什么贺礼,快打开看
看。”我看了曾伟一眼,他冲我挤挤眼,我只好打开盒子,只见红色檀木香盒里躺着
一柄晶莹剔透的玉如意。
王贾二人都惊呼起来,大赞曾伟大方有品味。曾伟也不解释,只是笑谈“我的梦
中情人嘛,嫁人自然要送陪嫁嘛。”我拿着曾伟给我的电话号码偷偷到洗手间打电
话,对他表示感谢,但礼物太贵重我不能收。他只是淡淡一笑“你不用顾虑,我结婚
时你送我藏书,你结婚我送你如意,都是礼尚往来的新婚祝福,祝你今后的生活吉
祥如意。”
他如此说辞仿佛我再执意不收反而我显得小气了,只好一再道谢收下。曾伟就
替他担了这一身“美名”,他自己还挺美“不用破费还担个大方的美名,何乐而不为
呢。”连后来蔡建国都以为曾伟是我的前任,不然人家又送礼金又送玉如意做什么
呢?唉,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来这出,好似这只是与我之间的一个秘密,也算我
婚礼上的一个小插曲吧。
直到今天,让我交代材料,我想来想去,把这件如意的来龙去脉交代清楚,表
明我们并没有经济往来。当然,这柄价值不菲的如意我已上缴,以供调查。
婚后进入《新闻会客厅》
蔡建国没有食言,婚后的我依然全身心地投入工作中。我们计划五年之后再要
小孩,虽然婆家略有微词,因为老蔡年纪大了。但他还是站在我这边,觉得我应该
趁年轻放手一搏。
二○○四年,我从《经济半小时》转入《新闻会客厅》。这又是一次意外的决定
和全新的挑战。《新闻会客厅》是一个全新的节目,追求的是新闻人物的新状态,
我们希望那些新闻人物来到我们《新闻会客厅》以后是一个与众不同的状态,氛围
比较宽松,可以畅所欲言。在允许的范围内都希望嘉宾能展现全方位的角度,来到
这里的新闻人物有一种与众不同的状态呈现给观众。
我们最初设计采访了一百多个新闻大物,我和白岩松各有分工。白岩松负责高
官及村支书,他说职位的巨大差异确实带给他不同的感受,我还采访球员孙继海,
世界卫生组织的官员,萨马兰奇,盲人的学生等,他们来自任何领域,也可以拥有
不同的身份。
每期节目我们都很投入,进会客厅,每一次在进行前期准备之后,再到现场跟
嘉宾交流,每次都留下挺深刻的印象,从我的角度来讲,可能有几次印象比较深
刻,一次就是来自美国的一位世界卫生组织高级官员,叫马威尔博士,他给我印象
深刻的是,他不是单纯把这个作为一次任务,而是坚持要求留在这儿,他在中国留
了五十多天,深入到最危险的地方进行他的研究工作。
还有就是摩托罗拉的老总,他可能是会客厅里面笑得最多的,他笑得非常开
心,以至于我们觉得他笑得有点勉强,所以这是一位很有意思的嘉宾。萨马兰奇也
是印象非常深刻的。他们各自有着不同的个人魅力。还有一期节目,是个年轻人去
做传销,但他没有意识到这是不合法的,在节目做完之后,他才终于缓过劲来。在
会客厅你会看到各种各样的新闻人物和他们身上的故事,我们想得到的是他们自己
亲口讲述自己的故事和自己一些与众不同的想法。
还有一次难忘的经历,我去淮河边一个叫怀远县底下一个小村庄,整个村子被
淹了,我们在很窄的路面上釆访他们的村支书。我们在一个小时的采访过程当中,
身边不停地有狗经过。我非常喜爱小动物,因为没有养过狗有点害怕,可以远观不
敢近玩,不停地有狗在我身边走来走去,我非常的紧张。镜头里,摄像大哥说每当
有狗从我身边过去的时候,我就骤然挺起来,他们就说一定要给全景,要不然他们
会说我主持节目的时候背后痒痒了。
这个节目的涉及面之广是我之前未曾接触过的,比方说一会是体育一会儿是农
村,一会儿是演艺界的东西。和原来做经济类的节目相比较,经济类的可能更单纯
一点。新闻类节目需要我思考问题的方向,和思维方式更立体一些。比方我再回到
《经济半小时》帮他们做采访,我一边做一边感想,和做新闻会客真的不一样,做
新闻人物你除了要了解他这个事情的本身,还要了解他这个人的感情,而财经你可
以不顾对方的颜面问一些问题。
我本来觉得做财经类节目已经很合适我,再次转行做《新闻会客厅》这样的节
目,是因为整个新闻频道对我的吸引非常大,其实我一直挺希望在财经领域方面继
续钻研一下,希望在财经领域做得更加突出,确实这个选择是很困难的,我后来选
择来到新闻频道这边。可能做新闻对一个主持人来讲,一方面可以拓宽我的知识
面,另一方面可能更让我做得长久一点,让我不断地跟随这些新兴的东西。比如做
安乐死那期节目,对我触动非常大,在办公室和同事有几次争论,是不是要去,让
我非常犹豫,但后来我还是去了,去了之后,我跟那位生命垂危的病人聊了会儿
天,那期节目让我感动,有很多人的生活在我们原来做《经济半小时》《对话》的
时候接触不到的,更真实地接触普通老百姓。
意外怀孕让我懂得放弃
虽说我们有着育子五年计划,但计划没有变化快,我刚加入《会客厅》不久,
我发现自己意外怀孕了,可是对我而言,选择在事业的高峰期怀孕,并不是件好
事。
蔡建国得知后很高兴,他表明自己的态度,他很希望要这个孩子,但也尊重我
的决定。我想了很久,我当时也已经快三十岁了,我突然发现我内心深处也是一直
渴望拥有一个孩子的。而且,生孩子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为爱、为家庭付出更多
的牺牲也是值得的。于是我将孩子生下来的决定告诉了蔡建国,令蔡建国异常感
动,执著于事业的他清楚地知道要中途停下追逐的脚步是多么痛苦的事情。
为了孩子的健康,二○○五年十月,我离开了心爱的工作岗位,正式回家休息。
劳作惯了的我,突然清闲下来有些不习惯,于是,报名参加了北大的EMBA进修
班。而蔡建国虽然工作很忙,但只要在家,他什么事也不让我干,甚至电话也不让
她接,连吃饭时该如何放盐,他都要过问。他对我说,“在我的视野范围之内,你绝
对是第一保护对象。”为了找到最有经验的医生,蔡建国几乎跑遍了北京有名的医
院,他开玩笑说:“有了医生的指导,我们的孩子也算进了保险箱了。”
二○○六年三月,我生下了一个漂亮的女儿。女儿长得很漂亮,用蔡建国的话来
说,“她继承了父母最美丽的遗传密码。”我们这对刚刚进入新角色的父母沉浸在美
妙的幸福中。为了能逗女儿开心一笑,一向注重形象的蔡建国不惜趴在地上学动物
爬行。我都笑话他是老年得女,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了。
二○○六年夏天来临时,万千球迷为之心跳的德国世界杯开战了。网上的呼声有
说“沈冰,还记得四年前的约会吗?”此时,我的女儿刚刚出生一百多天,而我已在
荧屏里消失了一年之久。
在“冰迷”强烈要求我复出的呼声下,体育部的张斌找到我邀请我续写《你好,
世界杯》的辉煌,可初为人母的我提醒自己,现在还不是复出的时候,女儿还离不
开自己。我指了指在一旁玩耍的女儿说:“我现在有了她,由不得自己了!”张斌笑
道,“当然可以理解,可以看得出来,当母亲的角色显然让你更享受。”
不喜欢漂泊的感觉
我从十八岁离开家到新加坡留学,我独自闯天下。虽然事业上一帆风顺,但总
是漂泊的感觉,衣食住行都得自己打理,尤其是生病的时候,只有小保姆陪着去医
院,一切都得自己扛。终于现在的我,有了丈夫,有了女儿,才有了家的感觉。尤
其是得知我怀孕后,我的父母迁居北京,成了我的大后方。
一下子,我又变成了妈妈爸爸的掌上明珠,宝贝女儿,什么都替我包办了。我
重新感受到了被父母娇宠的幸福,我初为人母后也更加体会父母们对女儿的感情,
周末我总是尽量和父母在一起。有些大型演出,我便带上父母,还有外公外婆一起
去看。到人民大会堂看演出,成了外公最值得夸耀的盛事。
我之所以有勇气在事业的上升期生下孩子,我姐姐沈琰的生活状态给了我很大
的动力。姐姐一家的生活特别让我羡慕:姐姐和姐夫都是公职人员,他们对生活乐
观积极,两个人一心一意建设家庭,抚养孩子,非常美满幸福。我常唱到姐姐家蹭
饭,更乐意逗着才一岁半的小外甥玩。因此,让我觉得,拥有一个普通平凡的家庭
也不错。
在家庭和事业两者之间,我并不顾此失彼。我相信,完美的人生是事业的成功
与家庭的幸福相加。在某一段时候,可能会有所侧重,一个人必须是独立的,个人
生命旅程和意义是非常重要的,同样,亲情和完整的家庭也是我所追求的。有家的
感觉真好。而我,也拥有了自己的另一半天空。幸福,在这里慢慢地生长,我所有
对家的期待,对未来的希望,都在这里幸福地孕育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百花网 - 日本华人论坛 ( Copyright (C) 2015 Flower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

GMT+9, 2020-1-20 11:39 , Processed in 0.16131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