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百花论坛

搜索
查看: 12372|回复: 1
收起左侧

沈冰自述: 我和周永康的故事(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13 22:46: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すぐ登録、素晴らしい風景が広がります。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第四章
我是周永康第二次婚姻的见证人
周永康直言人生憾事
随着我和王小丫的关系逐渐亲密,我们俩便成了李部长联谊会的座上宾。王小
丫很会搞气氛,我很会出点子。后来我们大家渐渐熟了起来之后,我们偶尔也敢开
开大佬们的玩笑。有一次喝了一点酒,一向善于附庸风雅的李部长提议我们来玩红
楼梦中的游戏,就是往宝玉过生日那天进行的群芳射覆。也就是说先弄一个取令骰
令盆,先定对象掷下去,对了点的二人射覆。覆者先用诗文、成语、典故等隐寓某
一事物,让射者猜度,用也隐寓该事物的另一诗文、成语、典故等揭谜底,或是某
人做一首诗,打某物,对方必须根据此诗来射诗中所指之物。
我忘了是一个什么题目,反正是周部长输了。大家叫着要惩罚,连喝三杯。但
他拒绝了,说他今天刚给下属规定非节假日不能饮酒,他自己要以身作则。他说你
们随便惩罚了,再出个题也行。我想了想说,大家都说领导干部是人前风光,人后
哀伤,那我们就请周部长说一个人生憾事吧。大家都叫好,说周部长在人前就是铮
铮铁汉,从不轻言自己的私事,那么今天就和大家分享一下吧。
周部长犹豫了一下,说输了认罚,就要吐露真言,我要随便编一个故事骗你们
也没意思。关于人生憾事,我却有一件,就是人生缺一知己,相知相爱,白头偕
老。说完他就大手一挥让我们接着玩,我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缺一知己白头偕
老,那你老婆又算什么呢?
后来王小丫跟我嘀咕,说周部长的夫人是从乡下出来的,个人修养不够,两人
没什么共同语言,出于公众形象的问题才没有离婚,我当时只能用震惊来形容,因
为当时的周完全可以用工作中或者与各类人的接触中,找任何一件事情描述成人生
中的憾事。但他却没有,而是直接说出自己的婚姻问题。可见,一是这件事情困扰
他多年,是他固守心头的第一大憾事,二也可以看出他的耿直。后来我们出来后,
李部长一个劲地嘱咐我们,小圈子里的话不可四处乱说。
贾晓烨其人
贾晓烨,一九七○年出生,山西省大同市大同县峰峪乡小王村人。在家中排行
老二,还有一个姐姐叫贾晓霞,是一位商人。她的父亲贾丙文毕业于山西省艺术学
院,当时上的是专科,之后在大同艺术学校工作,一九九六年前后退休。贾晓烨从
小就在学习上十分努力,并顺利考上北京大学。
贾晓烨有些微胖,肤色白净,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声音很好听。她衣着朴实大
方,从不爱花哨的装扮,在台里很有礼貌,见着前辈都会恭敬地叫声老师。后来网
上流传的照片都是假的,她既不是传说中的大美女也不是丑女,她没有留下照片在
央视,当然我有我们的合影,但没经过当事人的同意也就像没有一样。她给我在圈
子里的印象,很像一片云,淡淡的,却又真实的存在过。
贾晓烨最开始并不是我们这个圈子里的人,因为在央视这样一个美女如云、才
子成堆的大熔炉里,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圈子。贾晓烨与撒贝宁、张泉灵等人是
属于北大圈的,这些北大出来的骄子骄女们都有点自视清高,他们会偶尔在一起聚
会。
贾晓烨在央视工作的时间并不长,而且又换过好几个部门,以至于很多在央视
工作的同事都不认识她,因此有很多人说她是央视的实习生。央视有着复杂的人事
关系,有事业编制的、无事业编制台骋的,企骋的、栏目骋的、实习生及外协人员
等多种身份的员工。而真正在台里干活最苦最累的员工往往被排队在A类或者B类之
外,就像有的员工抱怨那样,在台里当牛做马数十载,任劳任怨,薪酬不及编制内
员工的三分之一,到了年底连发挂历都没有自己的份儿。所幸的是我是属于编制内
员工,可能是对我们经历重重厮杀,一路过关斩将考入央视员工的肯定吧。
贾晓烨当初进入央视时就是一个不起眼的实习生,但我和她挺谈得来,她自幼
喜欢吟诗作画,虽然长相平平,但一手文章写得不错,字也写得很漂亮。北京大学
毕业后贾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也没有称心的男友。
贾晓烨有一个非常成熟的标志,就是她勇于自嘲,她曾自己给我们爆料,她在
大学的时候,有个读经济的学长看上了她,结果谈了三年,最后小伙子以“性格不
合”为由要求分手,其实还是嫌弃贾晓烨长相太平凡,上不得大的台面。虽然小伙子
只是跟同宿舍的哥们透露过心思,但风言风语还是传到了贾晓烨的耳朵里。她表面
上没大的反应,似乎一副不流俗的文人傲慢作风,与男友不吵不闹和平分开,但心
底里还是落下了阴影。心想自己从小都是文科尖子,又不是绣花枕头,上不上得台
面日后便见分晓。
我们都伸直了脖子等着她讲述如何报复前男友的时候,她的故事却戛然而止。
我们都问“然后呢?”她却说,“你们多思了,没有然后,我目前为止还没看到自己有
什么让对方难堪的闪光点,现在出现也只能成为更大的笑料。我之所以给你们讲这
个事情,是在讲述关于我自己的决心与勇气。”就是这样一个勇于自嘲,又甘于平凡
的她,怎能叫我们不爱她?
但贾晓烨又岂是真正的平凡,当然北大毕业时她没有像其他同学一样,要么找
一家二线城市的重点中学当语文老师,要么去参加如同过独木桥一般的公务员考
试。而是把自己的简历放进了北京人才市场,留在了北京开始了所谓的“北漂”生
活。刚开始找的是一家私企,给一个开发处的经理做机要秘书,平时也就是接接电
话,抄抄文件,虽说收入也还可观,但是完全没有施展个人才华的空间。这个岗位
对于员工的要求也就是老实、踏实、任劳任怨,他们没想到的是,这个貌似老实、
没有任何抱负的年轻女孩的身体里却有一颗不安分的心,于是贾晓烨在这家公司没
有干满半年就拍屁股走人了,经理听到她的理由是想找份有挑战性的工作时觉得自
己当初好像看错了人。
之后,贾晓烨给自己定位是作“文字类型”的媒体工作。她一直觉得自己最理想
的工作岗位是做一名专栏撰稿人。她投过很多简历去《南方周末》、《新京报》以
及新华社,但一直都石沉大海,始终未能如愿。好在顶着一个北京大学毕业的招
牌,终于托一个老乡的关系,在中央电视台的第二套经济频道节目谋上了一个“实习
生”的位置,其实就是没有编制、拿着最低薪的员工。
他喜欢的是才女
贾晓烨有着山西女孩的热情,我们部门的同事基本上都吃过她从家里带来的老
陈醋。当时她在我们二套财经频道做编辑。她工作一直很认真,工作经常要加班加
点,她也毫无怨言,那时她与王小丫走得很近。王小丫当时正混得风声水起,而她
的大部分主持词都是出自贾晓烨之手,王小丫经常说,每次只要是贾晓烨的撰稿,
她的那期节目就录得特别顺。当时《开心辞典》正火,而作为编辑之一的贾晓烨几
乎对所有的文学类选题无所不知,因而王小丫认定了她北大才女的身份,经常在我
面前夸她。
当时王小丫正热衷于各种相亲,她走到哪都要带着贾晓烨,两人的关系很紧
密。我曾经很“邪恶”的想过,王小丫是不是在找陪衬,毕竟贾晓烨在外表上不如
她,个性也不张扬。自然不会抢了王小丫的风头,还能将她衬托得更光彩照人。后
来我觉得自己狭隘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王小丫对待贾晓烨还是十分仗义
的,常常给她在穿着打扮上提一些合理化建议,后来王小丫不仅亲自将贾晓烨介绍
给了李部长,还经常提供机会让贾晓烨展示自己的才华,使得贾晓灿也渐渐加入了
我们的圈子。贾晓烨的性子沉稳,不太爱出风头,这一点也深得李部长等人的喜
爱。
贾晓烨虽不爱说话,但她也很爱玩,我们每一次的游戏她都会积极参与,由于
都是一些老领导,她那些古典文学的底子也能大大派上用场,她本人也觉得有趣。
后来,我们的活动中有好几次古诗接龙比赛都是贾晓烨胜出,好有几次周部长对不
出来都是贾晓烨替他解围。可能就是从这个时候,贾晓烨跳入了周部长的视线里。
有一次,周部长还代替她喝了杯酒,称小贾每次都帮我,这次我也要帮帮她。当时
贾晓烨的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周部长,我都觉得那眼神有些特别。
有一次我们聚餐,有个太子党很讨厌,自认为是中国人民大学古汉语的硕士生
便四处炫耀找人对诗,他即兴卖弄了一首古诗:“青青园中葵,朝露待日曦,阳春布
德泽,万物生光辉。”他要求人们接下面三句,大家面面相觑,王小丫在桌子下面捏
我的手:“快灭了他,我都看不下去了。”当时我也已经想好了对子,正要答对,只
听见桌面上响起了贾晓烨的甜糯嗓:“常恐秋节至,焜黄华叶衰。百川东到海,何时
复西归。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顿时,大家刮目相看。李部长当时还起
哄,“谁说我们央视美女都是花瓶?”
贾晓烨的声音十分甜美,有一次我们一起唱歌,她的一首《秋意浓》竟把周部
长唱得眼睛里有了泪光。之后,只要有周部长在,《秋意浓》就成了必点曲目。“不
怕相思苦,只怕你伤痛,怨只怨人在风中聚散都不由我,不怕我孤单,只怕你寂
寞,无处说离愁。”我不知道贾晓烨是做足了功课还是纯属巧合,反正当时的这首歌
可以说是周部长当时的心境,真正唱进了他的心里。
不知道是有意安排还是缘分,贾晓烨之后的工作行程往往和周部长联系到了一
起。当时经济部只要是要和国土资源部一起合作做节目,都是贾晓烨担任编导及外
景记者。这样一来二往好几次,两人便熟稔起来,有了单独在一起吃饭聊天的机
会。据王小丫说,贾晓烨还专门给周部长写了一篇小文《一个人的晚餐》,其文笔
煽情,剖析人的内心入木三分,令周刮目相看。后来没过多长时间,贾采访周就不
再带摄影师同行,她自己就能搞定。发展到最后,周到各地巡游时候,点名叫央视
派贾同行采访,而《人民日报》、新华社等也常常转发贾晓烨为周部长采写的专
访。
我相信周部长那时是出于找人生中精神伴侣的渴望,因此他才会那么重视两人
间语言的沟通。贾晓烨的笑脸,温柔才是真正打动他的东西。他当时位高权重,所
需要的就是身边有个欣赏他的暖心的女人。据王小丫讲,贾晓烨当时一门心思为了
感情。对此我只是一笑了之。贾晓烨没有那么简单,如果说当时没有周部长头上的
各种光环,她会真心付出嫁给一个比自己的父亲还年长的男人?王小丫有时未免太
幼稚了。
贾晓烨不是江总亲戚
贾晓烨与是否有亲戚关系?我不知道在我交待材料期间怎么会有这样一
个问题。
我猜想可能是周永康出事之后来自于人们的无端猜测吧,周永康一直都对自己
的家庭保密工作做得十分到位,因此当贾晓烨的身份曝光后,引起了诸多媒体的转
载以及众多网友的吐槽。尤其是贾晓烨与周永康年龄差距足足相差二十八岁,更是
引起了公众的好奇,于是全民大猜想其貌不扬的贾晓烨是如何引起周永康的注意
的。于是,有关贾晓灿的家世背景、与周永康相识的过程等——见诸报端。至于贾
晓烨在中央电视台工作过这一段毋庸置疑,但贾晓烨与周永康如何相识媒体的说法
渐多,有的我们都从来没有听过。
后来我的朋友来探望我时给我一本新出版的《汇报》杂志,期间用了三万多字
详述周永康案,其中也披露了贾晓烨更多个人背景。对于周永康和贾晓烨的“爱情故
事”,媒体也有诸多描述和介绍。“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当时还担任中国石油天
然气总公司总经理、副总经理和党组书记的周永康,与同样有石油背景的**
是‘把兄弟’,正是通过**的关系,**的胞弟曾庆淮和当时还是中央电视台
副台长的李东生将中央电视台的女编辑贾晓烨介绍给周永康认识。事实上,李东生
原来是希望汤灿可以跟随周永康的,但显然周永康对贾晓烨与的亲戚关系更
有兴趣。”
我不知道这种无中生有的报道从何而来,我们与贾晓烨既是同事也是朋友,但
从来没听到过这种说法,如果贾晓烨真的有此背景,也不至于刚来台里的时候处处
受气。而且,他们两人的结合非要与李东生部长扯上关系,也显得牵强。
我以前在台里上班的时候,就曾有别的部门同事专门八卦跑来问我,打听贾晓
烨是不是夫人王冶坪妹妹的小女儿。后来我们部门领导听说了,还专门下达
了封口令,不让大家再议论贾晓烨的事儿。并告诫我们,关于国家重要领导人的家
庭隐私都属于国家机密,你们随便传播是犯法的,吓得这些八卦爱好者们舌头都短
了一截。
现在他们都不是重要领导人了,想来说说也没关系。我听过的说法是说周永康
的前妻王淑华才是王冶坪亲戚的女儿,估计大家是听岔了,实际上贾晓烨与江夫人
没有任何关系。我个人认为,外界指周永康是由于看中了江家的背景才娶了贾晓
烨,完全是一种对周个人品质的故意抹黑。当时周娶贾的时候,已身居高位,功成
名就,完全不需要用政治婚姻的招数来为自己添砖加瓦。
贾晓烨怀孕逼婚
我是眼看着贾晓烨的行踪越来越神秘,渐渐地她不再有和我们闲聊,吃饭的时
间。她下班之后就带着她惯有的甜甜微笑果断挎包出门,通常就会有一辆神秘的公
务车等在东门。她也渐渐地不再与我们分享她所有的秘密,有时候她只是回答“晚上
有点事儿”或者是“我晚上已经约了朋友了”。当然,她也不会骗我们,每当说到她
的“朋友”时她都有些歉意地一笑,我们自然明白,也不会追问,与国家领导人交往
不知需不需要经过特殊培训,反正我见她与以前那个大大咧咧的样子不太一样了。
据王小丫给我透露,当时贾晓烨与周永康来往的时候,周永康原配王淑华还在
人世,这可能是他们瞒得很紧的主要原因。因为周永康给贾晓烨明确表示过,要给
她一个光明的未来,而不是永远在地下见不得人。周永康之所以敢这么说,是因为
当时他与王淑华已在拟定协议准备离婚。听说周王不和已有几十年了,两人虽然同
在一个屋檐下但一直处于分居的状态。两人之间没有打打闹闹,但也冷冰冰没什么
交流,都是各有各的圈子,互不干涉。
周王二人应该是属于和平分手,并无争执。但离婚时王淑华并不知道贾晓烨的
存在,周只跟她说现在孩子大了,捆了一辈子也该让对方喘口气了。但在当时离婚
还没有办下来的情况下,周贾的关系是见不得光的,贾只能每个星期都到周指定的
地点和周幽会。据她后来向我们透露,他们有时候只是坐在一起看个片子,通常的
情况还是周看着看着就睡着了。贾有时候还给周带过外卖,他觉得外面的东西很好
吃。
那时,周的职务是国土资源部的部长,虽然为正部级但保安工作并不十分严
密,周一般都会只身前往工会大厦和贾碰面。
直到后来,贾与周的关系确定下来,同时周的离婚手续已办好的前提下,贾小
心翼翼的透露给自己的家里人。但贾的家人坚决反对自己女儿攀附“大官”。女儿年
轻轻的未嫁之身,一进门就要给和自己年龄相仿的两个大小伙子当后妈,是伤风败
俗的事儿。贾的母亲曾经亲自到北京劝说,但贾始终不松口,母亲还帮女儿在老家
物色了两个对象,要孩子回家相亲,女儿就是不从,说如果这样她还不如单身,这
辈子就不结婚了。父母气不过,威胁要断绝关系,贾那几年都没有回家过年。后来
周派了秘书去和贾的父母谈过一次,她们的父女关系才略有缓和。
在这一点上,我是很佩服贾晓烨的。她一直都很忠实于自己的想法,不被外在
的环境所左右。我后来想,贾晓烨是不是一直想找到自己的闪光点呢,是不是直到
找到周才发现是自己的闪光点呢?不然为何如此有勇气坚决地固守这一段忘年恋情
呢?
关于贾晓烨闹家庭革命这一段都是王小丫告诉我的,我这才发现贾与王的关系
依旧十分亲密。王小丫对我再三嘱咐一定要保密,因此在经济部知道贾晓烨在与谁
交往的人只有我们俩。我当时还觉得心里有些不忿,为什么贾晓烨就能成为他的人
生知己了?后来我为人妻人母后才与周有过一次交流。他告诉我,当时他觉得我太
年轻,另外还太有野心,还没有安定下来的感觉。唉,他又何时看对了人了?
我们一直等着贾晓烨为我们公开她的喜讯。直到有一天,贾晓烨把我和王小丫
约到一个隐秘的会所,说要告诉我们一个消息,想征求我们的意见。她一开口就吓
了我们一跳,说她怀孕了,该怎么办?
我和王小丫面面相觑,半天不敢表态。这个事情应该让双方当事人说话才对,
我们能表明什么态度呢?只能问贾晓烨自己是什么想法,当时她的态度很明确,就
是要逼婚,给孩子一个名分。
但是周之前跟她说,他已与妻子王淑华私下里拿了离婚手续,但他不想再节外
生枝。意思是只在一起生活,没有必要结婚,但会尽力给她想要的生活。当时贾晓
烨头脑一热,完全没有想到孩子的问题,便答应了。现在她怀了孕,或许是因为孕
酮指数在发挥作用,或许年逾三十的她被突然唤醒了久违的母性,于是要打破两人
刚开始的约定,觉得结婚很有必要。
我和王小丫一听,不管怎么样,这都是他们俩自己的事情,跟我们商量,我们
帮不了忙啊。但贾晓烨说她不敢和周叫板,但又不想就这样失去一次为自己争取的
机会,希望我们能以女性的立场帮她说说话,她可以帮我们约周的时间,王小丫第
二天就要去银川出差,要两周后才回来,贾显然等不及,于是与周沟通的任务就落
在了我的头上。
与周见面很顺利,周带着他固有的微笑与我握手。“听说你有事找我?”我战战
兢兢地向他表达了贾晓烨的处境与想法。周也不说话,只是盯着我,看得我浑身发
毛:“看不出来,你倒是一个助人为乐的人。”
我赶紧说,因为贾在北京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这种事情又不能说给别人
听,当面问又难以启齿,我作为她的朋友想问问您的想法。周顿了顿,说我的想法
就是不结婚,孩子打掉,我一听急了,站起来有点语无伦次,说您的想法太自私了
吧。结果周却说,正是因为不自私才这么做,因为他已经年纪大了,不想尽不到责
任就离开了他们母子。我临走之前,周突然抓住我的手,沈冰,如果你面临这种选
择,你会怎么做?我愣了一下,说我不会选择这么复杂的人生,我希望简单的生
活。
周松开手,面带微笑地对我说,“好吧,我拭目以待,看你如何过上简单的生
活。”后来我讲与王小丫听,王小丫说,“你傻啊,他真正喜欢的人是你,但又自卑
不敢要你。”我当时觉得她真是想起一出是一出,自然觉得她是胡说,但回想起与周
见面的细节,只是觉得他有些怪怪的。
最令人难堪的婚礼
后来,不知道周和贾进行了怎样的沟通,他们各退了一步,周答应举行婚礼,
贾同意打掉孩子。当时我与王小丫都觉得不可思议,但看着贾晓烨一脸轻松与知
足,我们也只好祝福她。
二○○一年,周永康和贾晓烨举行了婚礼。他们非常低调,主要就把贾晓烨的父
母从老家请来,叫上几个朋友吃个饭告知一下。地点定在北京西直门的一个部队招
待所。周永康的两个儿子都没来。我们平时圈里的人就去了我和李部长,王小丫在
外地买了一副金锁送给了贾晓烨,说是她们彝族的传统。王小丫说我就是个俗人,
我就送你金子吧。我送了他们一套我父亲早年的藏书,深得贾的欢心。
但他们的婚礼是我参加过的最憋屈的婚礼。不让大家拍照不说,连笑声都没
有,还不如我们平时的聚会。我曾听到有人评价周永康的脾气感觉有点阴,总是不
知道他在想什么。一般也没有特别的兴奋或者愤怒的表情。但我确实见过他开怀大
笑的样子,很豪爽。只是他一旦出现就带着强大的气场,大家就觉得有些压得喘不
过气来。当天他所呈现的气压相当的低,他的表情不像是新郎倌,而像是要去看牙
医。
婚宴上,周永康居然问起老丈人山西地方戏的特点,好似学术交流一般。老丈
人很是局促,回答问题的时候还差点站起来。贾晓烨为了调节略显拘谨的气氛,于
是与父亲搭档上台唱了几句地方戏,有位出席的来宾想拍张照片,被周永康制止
了。周解释说,因为他长期搞的是维稳工作,家人最好尽量不曝光。家人不拍照有
很大的好处,不容易被人轻而易举的发送到网上或者刊登出来,周也一直建议家人
们尽量要保持低调,不然是有危险的。
后来,我还听说他的大儿媳黄婉果然拿的就是美国护照,这在高官子弟中是相
当敏感的。他说:“在中国,我的工作本身具有很大的危险性,所以大家要和我一起
吃苦。只有到我退下来的时候,才能够过正常人的生活。”后来我一直努力低调地保
护好我的家庭,就是受了周的影响。
婚宴只有三桌人,一桌是周的身边工作人员,另外一桌是贾的父母亲友,还有
一桌是周的几个朋友,都是中石油和国土资源部的工作人员,没有叫上一位部级干
部。据说,周永康因为自恃身份与年龄,也并没有给贾晓烨的父母改口叫岳父岳
母,而是以茶代酒,给他们各自敬了一杯茶,并称自己十分感谢他们的信任,把女
儿交给自己,他也一定会不辜负他们的信任,不仅当好党的干部,也会当好家里的
丈夫等等。
贾晓烨的父母也都是老实的文化人,平日里只在电视上看到过的中央首长不知
道怎样就成了自家的女婿,于是一直唯唯诺诺,大气也不敢出。
贾晓烨低调有心计
婚后的周永康接受任命入川成为四川省委书记。贾晓烨的行为就更加低调了。
她照常来台里上班,下班回家,不再参加任何形式的同事聚会或会餐。后来她在台
里的工作也比较敷衍了,工作也不那么认真,只是应付过去就行了,而且老需要请
假。她只与我和王小丫聊聊天,平时也很少与同事们交流。也许是因为她的太过低
调,在台里的一次机构改革时差点被裁掉。还是王小丫提前看到了主任的裁员名
单,才赶紧打电话告诉她。
之后李部长打电话把制片人训了一顿,问他怎么回事。台领导才搞明白原来贾
晓烨是周永康的第二任妻子,不由惊出一身冷汗。后来,为了追随周永康的步伐,
贾晓烨从央视调到四川,任职四川电视台。再后来贾晓烨随着周回北京政法委任
职。我们本以为她会回来,但她说她既然已办了离职手续,不再过来磨洋工了。后
来她离职后也很少与我们联系了,偶尔逢年过节发个祝贺短信,我们也感知身份不
一样了,也不便随便询问打听。
二○○二年,周永康当选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并出任中共中央政
法委员会副书记,同年十二月接任公安部部长,成为继前中共中央主席华国锋之
后,中国二十五年来首位由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任的公安部长,可谓位高权重。
我所了解的贾晓烨是十分低调的,但我也听说她的低调只是表面上的低调,实
际上她很有心计,很有一套。我第一次耳闻是她通过帮别人升官捞了惊人的巨额钱
财,已经被捕的前公安部长助理郑少东在广东时,为了升迁,通过黄光裕和连钊送
给贾晓烨数以亿计的贿款,郑、连两人对此已经供认。还听说有一次贾晓烨过生
日,原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和原重庆公安局长王立军都送过贾天价现金和珠宝作为
礼物。据说她从来不戴珠宝饰品,却酷爱收藏。
后来,有一个来自张家港的老乡找到我,他刚卷入了一项经济案件,想请我搭
上贾,他供奉财物替他消消灾。我哪敢涉入这样的事情,急忙推托,并称贾也一定
不会插手这些事情的。结果我这位老乡不满地说,贾现在的主要业务就是替别人“消
灾”,有什么敢不敢的。
据他介绍,一些大案、要案的“苦主”常常慕名前来。贾也开出了价码,一般见
面咨询费十万元,研究问题大约三十万元。根据案件标的计算公关费用,低于五千
万的案子一般不接。深圳一家地产公司的副总因市长许宗衡案子被抓,案件牵扯到
二点五亿元。对方拿着五百万的存兑汇票前来,并承诺只要放人,还可以再加。结
果不出五个月那位副总就被释放回家了。他还说了一件事挺吓人的,不知真假。二
○○六年,宁夏第二大的马姓黑帮首领因为一名钉子户拒绝搬迁,把麻辣锅的热油一
勺勺浇在钉子户头上,被害人当场死亡。马某事后虽被判处死刑,但马某的家人却
透过管道向周斌贿赂两亿元,周永康即下令释放了马某。
据这位老乡介绍,贾晓烨还和周永康的儿子周斌一起敛财。周斌和重庆的商业
项目,就是在贾的协助下帮助完成的。贾亲自以周永康的名义去重庆和黄奇帆碰
面,最后敲定了总价四百亿的工程项目,一经转手就获得暴利一百亿元。贾和周斌
还利用周永康在石油和政法委系统的影响力,大搞权钱交易、卖官鬻爵并收取巨
额“保护费”,集聚至少两百亿财富。
这些传言,不知是我这位老乡无中生有还是确有其事。在我看来,他越描述得
有鼻子有眼越可信度不大,这权贵间的交易哪能让你一介草民了解得如此清楚明
白?但王小丫也给我透露过,贾晓烨看似大大咧咧的,小情小调,不识人间烟火的
文艺女青年,其实把钱财看得很重,而且很有理财意识。据说她后来很喜欢投资房
地产,在北京就有多处房产,包括东、北、西部郊区的独栋建筑,有些都没有装
修。
后来贾晓烨从四川返京后请我们吃过一顿饭,还给我们带来一些成都的麻辣香
肠。她无意间提起,她还在央视保留了人事关系,在央视书画院享受正局级待遇。
她看似春风得意,十分满意现在的生活。我们问她还有没有要孩子的计划,她摇摇
头说,让自己痛痛快快地过好这一生就行了,不再想那么多了。
我不相信“杀妻”
周永康、贾晓烨返京后一直住在中石化给他在西三环安排的一套公寓里。周永
康离婚时基本上是净身出户,以前的大房子,还有存款都留给了前妻王淑华。听贾
给我们讲过,周说他的前妻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将两个儿子拉扯大,应该让她舒舒
服服的享受晚年生活,他们在离婚前并无大的争执,而且他的前妻也很会玩,也有
自己的圈子,离婚对她来说并无大的影响。
但据王小丫说(她和周的小儿子周寒也很熟),王淑华得知周再婚的消息后,
还是气闷了好一阵。觉得他劝说她离婚时并未说他已有新欢,还找了一个这么年轻
的,不仅“为老不尊”,还有哄骗她的成分。但两人也并未交恶,只是互不往来。
王淑华本人我并没有见过,只听李部长提起过,王淑华是河北唐山滦县人,出
身农村,技校毕业,最早在唐山赵各庄煤矿工作,后来到天津大港油田。辽河油田
大会战时,被调到盘锦,与周永康同在地质团。我见过王淑华的照片,人很瘦,皮
肤较黑,中等个子,很朴实。
据李部长说,王淑华很能干,家里的活都是她的,带俩孩子,很勤劳朴实。周
永康当辽河油田管理局一把手后,王淑华被调进局机关做收发文书工作,言语不
多,工作很踏实。一九八五年时,周赴京担任石油部副部长。一九八六年,王淑华
带着两孩子入京。
李部长评价王淑华,人是个好人,就是有点“轴”,脑筋不会转弯,不懂工作方
法。据说有次周永康在石油部开会,王淑华曾大闹会场,原因是王怀疑周在外面有
人,弄得与会人员都有些下不了台。从此惹恼了周永康,两人长期分居。就因为此
事,王淑华感觉自己受尽了委屈,还跑到周家祖坟前大哭过一场,弄得周在老家都
觉得没面子。二○○○年前后,周永康与王淑华离了婚。
二○一○年的正月初七(这个日子是工作人员帮我补充的),周的前妻王淑华与
自己的闺蜜前往北京郊区的十三陵水库度假途中,遇车祸双双丧生,这位闺蜜的老
公还是周永康的大学同学。周亲自为她张罗了葬礼,与两个儿子一起接受亲朋好友
的吊唁。在整个葬礼活动中,贾晓烨都懂事地退避三舍,把这个与亲人共度的最后
的私人空间留给了周家父子。以至于大家都以为周是老年丧妻,成了鳏夫。
后来还有不知情的一些老部下介绍离退休的妇女干部给周,好让周晚年有个
伴。且不知人家早已再婚,家中尚有年轻的妻子。我知道后来有很多传言,说是周
永康为了娶贾晓烨而杀妻。但我们这些知情人都清楚,王淑华出事时周王二人早已
离婚,周贾二人也早已结婚,周完全没有杀妻的动机。而且周在官场摸爬滚打这么
多年,早已看透人生这场戏,让他为了花前月下而要了人的性命,这样草率的事情
他做不出来。只能说,这场无人预知的意外留给了世人太多遐想的空间。
王淑华去世后老宅子无人打理,日渐萧条。二○一一年春,贾在异常保密的情
况下,打包住进了周家。周比贾年长二十八岁,贾只比周的大公子周斌大两岁,周
斌觉得不方便就搬了出去。
据说刚开始周斌对父亲在母亲去世后仅隔一年就让新妇住进周家大宅也是不悦
的。但后来周与长子谈了几次,黄婉也劝他不要干涉父亲的感情生活,周才对贾晓
烨还算客气点儿,称呼她为小贾,并请她好好照顾自己的父亲。
但周家次子周寒便没那么好说话了,他一直不同意父亲再婚,并与父亲结下梁
子,两人在饭桌上还掀过桌子。周寒和其母感情很深,周永康总在外出差,和老二
在一起很少。周寒怨恨周永康和母亲离婚,母亲是因为心情不好才去休假遇到车
祸。也并非外界所传他怀疑父亲会设计杀死母亲的桥段。之后,周寒长期呆在成
都,与周永康的新家庭基本无往来。
那时的我,与周的关系都是清清白白的,只是有过几次交谈与对话而已。但我
没想到的是,我也会躺着中枪,被人骂成勾引大领导的婊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百花网 - 日本华人论坛 ( Copyright (C) 2015 Flower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

GMT+9, 2020-1-19 03:26 , Processed in 0.61230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