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百花论坛

搜索
查看: 2673|回复: 1
收起左侧

沈冰自述: 我和周永康的故事(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13 22:40: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すぐ登録、素晴らしい風景が広がります。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第一章: 从未想用美色触及梦想——我是学霸不是校花


家乡名人录将我除名
成长是生命的唯一证明。一开头我想写的也是我童年的生活,也许太遥远了,
写起来倍感亲切,距离增添了人生的魅力,距离展现了美。我一遍遍地回想,一次
次地追忆,似乎又过了一回童年,却有了“今不如昔”的怪想法。生命要是能倒个个
儿,我举双手赞同,我又可以回到那个梦牵魂绕的家门口,这大概就是成长的悲哀
吧,也许到老了又会怀念现在。人总是在失去后才觉得珍贵,拥有的却不懂得珍
惜。
我出生于一九七六年,有人称我生在苏州平江区,有人称我生在张家港,但我
实际上却是出生在山西。我的父亲沈金海,母亲陈秀梅,都是粮食系统普通干部职
工。父亲毕业于无锡轻工业学校,中专学历。母亲是镇粮管所的一名会计。从小家
境并不宽裕,却和和美美。
当年父母由于要支援当地经济建设,去山西工作了九个月,在那里却意外生下
了我,当时中国的政治风云变化,正处在一个中国政治格局大换血的时期,但我的
出生给我并不富裕的家庭依然带来了欣喜。我是家里的第二个女孩子,我还有一个
大我五岁的姐姐沈琰。父母视我们姐妹俩为掌上明珠,而且,我与姐姐一直关系很
好,是成长中最亲密的伙伴。
工程结束后,父母带着尚在襁褓中的我重返故乡张家港,然而却仍然保留了北
方经常吃面食的习惯,我后来个子一直跃到一米七三,这在南方城市的姑娘中常常
让我有“鹤立鸡群”的感觉,父亲笑称这和我家南北饮食大混合的习惯有一定的关
系。
我没有什么传奇的经历,我的家庭并不像许多人所个的那样“非富则贵”,而是
一个普通家庭。我看见有一个张家港人的论坛上,有人抨击我从来只说自己是苏州
人,而不承认自己是张家港人,因此很多人骂我虚荣忘本,成了名后忘了家乡,在
此之前,我从未针对此事为自己辩解过,因为我觉得清者自清,没必要理会一些荒
诞之词。
我的童年及少年都是在张家港度过,我是名符其实的张家港人。张家港原名沙
洲,位于中国大陆东部,长江下游南岸,是一个人口不足百万的小城市。以前的张
家港是一个迎来送往的繁华码头,后来才成立了沙洲县。一九八六年九月,撤销沙
洲县,以境内天然良港张家港命名设立张家港市。为苏州所辖的县级市。这样说
来,不知我说是苏州人有什么不妥,好似我在国外仅说自己是中国人而不说自己是
江苏人就背叛了江苏一样。而且,虽说张家港是沿海和长江两大经济开发带交汇处
的新兴港口工业城市,但知名度一直并不突出,因此很多人只知苏州,不知张家
港。每当人问及,恨不得给人画一张江苏的行政区域图,不知有何必要。
话说回来,我对家乡怀有浓厚的感情,我从小吃引人垂涎三尺的“长江三鲜”长
大,人们常说,爱吃鱼的小孩聪明,那时,全中国的物质水平并不高,像我们这样
能常常吃鱼,在别的人家已经算很不错的伙食了,后来不少人夸我头脑灵活,我不
知道是不是和小时候吃了太多的鲜美鱼肉有一定关系。
我母亲喜欢清蒸鲥鱼,蒸时不用去鳞,据说连鲥鱼的鳞里都富含营养,还清热
下火。那时我父亲有很多渔民的朋友,他们打到好鱼就拎到我家来,因此我们常有
口福吃到这些明清两代被皇朝定为贡品的鱼中贵族。鲥鱼色白如银,细嫩清鲜,关
于鲥鱼之美味,苏东坡曾有诗作赞誉:“芽姜紫醋炙银鱼,雪碗擎来二尺余。尚有桃
花春气在,此中风唱莼鲈”。
鲥鱼虽然味美,但是难求,因此常常上我家餐桌的则是“三鲜”中学名“刀鲚”的
刀鱼,每当春季,刀鱼成群溯江而上,形成鱼汛。妈妈很会做刀鱼,清蒸,红烧,
或将鱼肉馅包成馄饨。后来归乡,宴请的餐桌上也常常出现这些河鲜,但味道已大
不如以前,据说都是人工养殖的了,以前野生的长江三鲜都已濒临灭绝了。
那时候的中国家庭,都不富裕,但老百姓的幸福指数要比现在高了很多。现在
回忆起来,满满的都是温情。每当我母亲做了好菜,就给父亲温点“沙洲优黄”,屋
里飘着淡淡的酒香,锅里咕咕的煮着鱼头豆腐,听着父亲打开话匣子,与母亲一来
一往讲着最平常的生活琐事。
每当家里有人过生日的时候,母亲还会烧上一只鸡,姐姐爱吃鸡爪子,我爱吃
鸡翅膀,父亲说通过你们爱吃的东西可以看出你们今后的发展之路,当时我们只当
成笑话听。后来我们还真体现了父母的心愿,姐姐吃了太多的鸡爪子,成为抓钱能
手,擅于理财。而我吃了太多的鸡翅膀,一直在展翅高飞不肯停下来。
最近这段时间,我常常会想起这些童年时期的家庭琐事,有时候只是家里散发
的独特味道,有时候只是妈妈温柔的语气,有时候只是爸爸的咂酒声。而这一切,
对于我今天的处境而言,竟然相隔这么遥远。我长久以来,最平淡拥有的家庭温暖
竟然成为了一种遥不可及的奢求。
高处不胜寒,当各种光环将你置于其中时,你可能需要的只是做减法,而不是
索求更多。这也是今天的我内心真实的独白。本篇开头我之所以回忆这么多家乡的
事,并不是想为各种“忘本”的评价而正名,而是此情此景的一些有感而发。当然,
现在的我如何歌颂家乡也是自作多情之举,进入中央台之后我便成为了张家港官方
网站上的名人,但被调查之后我便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就连我曾经就读的张家港
梁丰中学都不计成本的将关于我的一切介绍都悉数抹去。
之前,当我头顶上还顶着央视知名主持人的时候,很多家乡人抨击我忘恩负
义,不承认自己是张家港人而说自己是苏州人。好吧,如今的我,却已不再被家乡
承认一切,我完全可以理解,因为中国的大环境向来如此。那些执意往我身上泼脏
水的“忘本”一说,也请一并收回。

我来自一个平凡家庭
现在的我对各种媒体渠道的来源深感困惑,对于我家世背景的描述各种说辞都
有,有的媒体上说我的母亲是会计师,父亲是工程师,出身于书香门第。对于此种
说辞不知从何而来,我自己从未说过此类的话,我的父母并不是知识分子,但是家
庭氛围一直是有礼的、温馨的。自我懂事起,父母就从来没有红过脸,说话也是慢
条斯理的。全家人的闲暇时光就是常常围着一个火炉看书聊天。
我的父母同天下的父母一样对儿女们只有一个期盼,就是希望他们都健健康康
的,接受良好的教育,找个好的工作。其实我的父母在家庭教育中并没有太多的苛
求我,换之更多的是鼓励和帮助。
从小,我们姐妹俩就和父亲感情极好,父亲整天笑呵呵的,加上心宽体胖,刚
过中年就有一个显眼的啤酒肚,似一尊弥勒佛,冬天南方冷而且没有暖气,我放学
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先把自己的双手放往父亲的肚子上悟一悟。
在童年时代,父母并没有刻意地培养我们,并没有像现在的小孩那样去各种兴
趣班。但是对于家教礼仪方面却决不放松,除了管我们学习,在生活细节的教育
上,也是非常传统的。比如吃饭的时候,如果父母没有上座,小孩是绝对不能动筷
子的。吃饭的时候如果支着脑袋或者把汤喝得吱吱直响,都会遭到父母狠狠的呵
斥。
我从小就很乖,观察事物也很细。根据妈妈的回忆,我三四岁的时候,一次到
外婆店里玩,竟然能把图案不一样的硬币、纸币等一张张分类放起来,叠得整整齐
齐。
在教育上,我父母虽然和所有的父母一样,望子成龙,但是在课堂教育外,他
们并没有给自己的孩子安排其他的学习任务。从小学开始,做好功课后,我喜欢看
《西游记》、《三国演义》等名著。但我小的时候并不是十分的出色,个头也还没
跃起来,用平凡二字来形容是最合适不过了,但年幼的我并不甘于这种平凡,因为
我还有个成绩优秀的姐姐。那时的学校还会将年绩考试成绩排名张贴在校宣传栏
里,现在想起来这种做法对于保护学生隐私、维护学生自尊而言实在是一种欠妥的
做法。
但对于我姐姐沈琰而言是不存在这种说法的,因为这种排名只会让她声名鹊
起,她的名字不是排在第一就是第二。有时我走在校园里,都还会有同学会说,
瞧,那是沈琰的妹妹。那时的我虽然年纪小,但已经暗下决心,一定要像姐姐一样
优秀,让沈冰的名字也登上学校的荣誉榜。
可是,我每次的成绩单都不如姐姐,我很沮丧。爸爸安慰我说,每个人都有自
己的长项,不一定每个人的期末成绩都要排在第一名。而是要从自己身上发掘与别
人不同的地方,才能找到自己的方向。
机会来了,我在张家港实验小学读三年级的时候,市教委举办了“苏州市故事大
王比赛”。这个比赛主要针对地区学校的在读学生,我所在的小学选派了三名小孩前
往参加,其中一名就是我,我在这三人中间年龄最小个子最低,还被安排第一个上
场。对于想为学校争得名次而言,这也是一个战术,最好的要排在最后上,我就类
似于“田忌赛马”中的劣等马,一开始就注定要被淘汰出局的。
当时的我年纪小胆子也比较小,连故事都没有背熟,就被匆匆派上场要在那么
多的同学及评委面前,对着话筒讲故事。在上赛场前,我又慌又怕,紧张得就要哭
了起来。同样着急的爸爸想了想,给我出了一个主意,要我按照平时在家里念唐诗
一样讲故事。我硬着头皮站在台上,讲几句停一会,渐渐地,就用父亲平时教我读
诗那样,把讲故事变成了朗诵故事,在台上紧张的我在旁人看起来却落落大方。由
于这种新颖的演讲形式和其他照本宣科念书本的选手完全不一样,配上我丰富的表
情,震惊四座,掌声四起,居然在这次的大赛上拿了第一名。
因为出乎意料,在台下的父母、姐姐和老师都乐开了花。从此,我就成了学校
的骄傲。老师的刮目相看,父母的认可,同学间的受欢迎,使我乐坏了,在学习
上,自然就用上了心。很快,学习成绩慢慢地排到了班上的前几名。而这一战之后
学校碰到类似的活动,也都会派我前去参赛。有了经验的我也不负众望,参加大大
小小的朗诵、歌咏比赛,都能捧得奖杯而归。在小学阶段,我还被评为“全国好少
年”。
老师和邻居都觉得我在学习上有天赋,因此,在社会流行音乐热、数学热、书
法热、美术热的时候,都让我去加学习。可是爸爸不喜欢一窝蜂的去凑热闹,他觉
得能到自己的兴趣爱好,学精学好就可以了,用不着什么都去试。爸爸还有一个非
常传统的想法时,女孩子最重要的是性子要沉稳,要有修养,待人接物要有礼貌。
练字读诗就好,一样可以培养人的综合素质。
写毛笔字其实我一直不是很喜欢,老觉得自己坐不住,但我姐姐就能一坐一两
个小时,坐在桌边写字。而且她书写得很不错,写完就被爸爸如获至宝地挂在墙
上,因此我的好胜心也被激发,开始静下心来练字。
一直以来,我们小姐妹在学习上都是你追我赶的态度。这一点,如今众多的独
生子女是体会不到的,如果父母教育得当的话,两个孩子会形成自然竞争的学习机
制,更能激发孩子的学习热情。于是,我和姐姐常常成为别人家教育自己小孩的楷
模,爸爸和妈妈自然非常高兴,严在嘴上,乐在心里。同时,学校里的一次次演讲
和文艺活动也形成了我性格的自然、大方、活泼、开朗的特点,人再多也不怕了。
更重要是,原本有些怯懦的我也一天天自信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家里伙食营养太好的缘故,自小学三年级之后我的个子就飞快的
跃了起来,比同年龄的小孩都要高。爸爸说女孩子要内外兼修,仅仅是学习好、文
静、秀气是不够的。要想拥有健康的身体更要加强体育锻炼,让性格更活泼、开
朗,还能够在成长中多一点勇敢和坚强。
篮球让我吃尽苦头
我七岁那年就被爸爸送进了学校的篮球队。因为个子高,我一开始就成为学校
女子篮球队的中锋,参加过许多场比赛。练篮球可不像演讲比赛什么的那样风光,
训练所承受的苦痛只有我自己最清楚。每天早晨,当班上的同学们还在睡梦中的时
候,父亲就不得不叫醒睡得正香的我,骑自行车送我去训练。我坐在自行车后面,
靠着爸爸的后背就又迷迷糊糊睡着了。心怀歉意的爸爸把车骑得很稳,生怕惊醒了
我。一直到了学校,才把我叫醒。
每天早上五点半起床,在露天的水泥篮球场上练习,日日如此,终年不断。七
点钟练完,父亲再骑车赶来,拎着我的早饭和一套干爽的衣服。吃完早餐,八点半
再去学校上课。江南的冬天,潮湿而阴冷,温度降至零度以下,冰冷刺骨。我就穿
着大大厚厚的棉衣裤,和队友们一起打球,等身体热了,再脱掉身上的一件衣服。
打完球以后,全身都是汗,怕着凉,再把衣服都穿上。
记得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参加苏州市小学生篮球比赛,在训练中不小心把脚
踝扭伤了,走路时疼得一拐一拐的。老师和同学都劝我放弃,不要再去参加比赛
了。可想到队里我是中锋,不能轻易就说放弃,还是咬着牙,强忍着疼痛打完全部
比赛。可我那只受伤的脚却过了很长时间都没有完全恢复,一到阴雨天就会隐隐作
痛。这也是自负倔强性格第一次让我吃到苦头。
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刚刚十二岁的我就被苏州少年体校的教练钱宁、陈寒羽等
老师看中了,于是我就进了苏州少年体校开始专业的篮球训练。在那里,我开始了
艰苦、专业的训练,也从那时起开始了独立的生活。因为爸爸妈妈都在张家港工
作,少年体校在苏州,虽说我离得并不太远,可也只能住校,只有到月末才可以回
一次家。在少年体校,十二岁的我开始独立生活:饿了,自己填饱肚子;渴了,自
己喝口凉水;每天训练结束,都要蹲在水池边把运动服洗干净。那一年的锻炼,对
我在日后的人生路而言受益匪浅。
小小年纪的我,训练再苦再累我都不怕,我最害怕的事情是洗衣服。打篮球容
易脏衣服,每天下来打一次球,衣服就已经脏了。女孩子又天性爱干净,衣服脏了
得马上洗,天气寒冷,手碰到水以后刺骨地冷。手都冻僵了,可是,还是要把运动
服洗干净,因为下午还要穿着再练习;有时候,手冻得像个红萝卜似的,还裂着大
血口子,忍不住就哭了起来,要面子还得背着人哭。每当看到别的队友可以周末回
家,或者节假日的时候别的家长来队里送吃的,我就特别特别想家。有一次我实在
忍不住就偷偷跑了回去,妈妈先给我做一顿好吃的,爸爸再黑着脸把我送回来。
为此我哭了多少次,我一哭,妈妈和姐姐都跟着哭,可是父亲坚决不让我放弃
魔鬼一样的训练。当时的我总觉得自己受了委屈,我的父亲不像别的父亲那样疼爱
孩子,还曾刻意地疏远他。直到我十三岁那年,我才改变了对父亲的看法。
那一次,从来不生病的我发烧到了四十多摄氏度,躺在宿舍的林上说胡话,来
接我的父亲急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抱上我推起自行车就往医院里跑。到了医院,
医生却说他要下班了让他去挂急诊,从来没有发过脾气的父亲怒吼了起来:“孩子都
烧成这个样子了,对大脑会有很大影响的,会影响她前途的,你们医生讲不讲人
性?”医生被父亲凶巴巴的样子震慑了,为我打了点滴退了烧,后来父亲还专门向医
生去道了歉。但那一刻我才感到父亲是真真切切地爱自己的。他的良苦用心我随着
年龄的增长慢慢能够体会。
那一段时间,妈妈没少背着我掉过眼泪。我知道妈妈心疼我,篮球训练是苦,
我回家洗澡浑身上下都是伤,通常旧伤未好又添新伤。可在训练和比赛场上,我从
不叫苦,可能是天生的倔强逼着我咬牙坚持。我觉得我如果能坚持篮球训练,就能
克服人生中的种种障碍。在这段时间,我喜欢上了文学,床头放着大部头的文学名
著,并把父母给我买生活用品的零花钱节省下来,自己去报了周日的“蓓蕾”写作班
学习,后来,我写的《我与篮球》还获了奖。
我是学霸不是校花
“儿时的我,是个活泼有余、文静不足的主儿。读低年级那会儿,家就在学校旁
边四五千米,出校门左拐直到巷口,再右拐,就到了,没几天,就像背aoei一样记
得细熟了,成了小朋友中唯一不要父母接送的“小英雄”。“小英雄”也有她的烦恼:
每天都重复那条平淡无奇、一成不变的路,实在是枯燥。看着别的小朋友每天回家
都要穿过一条热闹的大马路,真是眼红死了。
有一天,我突然想到,是不是还有别的路可以走到家呢?于是放了学,我蛮有
信心地向相反方向走了,确信能顺利抵达家中。可是,拐了几个弯之后,我完全迷
失了,又不愿往回走,哭了。远远地,有一位老奶奶走来,我便冲着她哭。显然是
可怜巴巴的样子吸引了她。她走过来,边用粗糙的手替我抹眼泪,边问我为什么
哭。“小英雄”无法逞能,只能以实情相告。望着老奶奶那慈祥的面容和和善的眼
神,我心里踏实多了。不记得她怎样带我一家家地问过去,只记得我最后扑在了爸
爸的怀里,只记得蓝澄澄的泪眼中叠印着老奶奶甜甜的笑容。”
这是我儿时的作文,直到后来我毕业多年,我还看见贴在我们学校的橱窗里。
无论是小学还是中学,我一直是学校学生会的主席,班级里的班长,还被评上过省
优秀三好学生。学校里的组织活动和各项工作,使我的各种能力得到了极好的培养
和锻炼,学校或班级举办文娱演出,我总是主持人的首选。
成长的路上也并非一帆风顺:刚上初一的时候参加学校的一个演讲比赛时就“丢
过人”。当时演讲稿是我自己准备的,为了显得有些文采,刻意在稿子中加进了一大
串排比句,想这样做准能从评委手里拿到高分。但这次我却失败了,华丽的词句有
些连我自己都没怎么懂,更谈不上融会贯通了,乃至上场后,本应如行云流水般的
排比句,背着背着卡壳了。
“事故”意想不到的发生了,若换别人早就蒙了,但我毕竟“老到”,没词就没
词,站在那儿摆出一副神安气定、若有所思的样子。成绩嘛,自然欠佳。我想就算
是长跑时不小心摔了一跤,爬起来再继续前进吧,所以这件事并没有影响我以后继
续参赛的兴趣和锐气。初中三年间,我果然接连捧回好几个演讲比赛第一名的奖
状。
在诸多荣誉中,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上高中的时候,参加苏州市中学生主题班
会的比赛。我召集了几名班干部一同出主意,考虑运用哪些幻灯片、让哪个同学发
言、串场词如何衔接、什么音乐能烘托主题气氛等等。现在想想和现在电视节目颇
为相似,就是规模小了点。结果,我主持的主题班会,获得了苏州市的一等奖。
姐姐沈琰的英语特别出色,平常没事儿,我就经常和姐姐用英语对话。为了学
好英语,我们姐妹俩用坏了几台录音机,爸爸妈妈在经济上也给以了支持,用坏了
就买新的。所以,我的英语水平也一直都还不错。后来,沈琰高中毕业考上了北京
外交学院。我在为姐姐高兴的同时,也想着,姐姐能够考上北京的大学,我也一定
能够去北京上大学。
从小的艰苦锻炼与良好教育,使我在日后的人生路上受益匪浅。由于成绩优
异,综合素质好,我被保送到江苏省重点高中梁丰中学就读。江苏省梁丰高级中学
位于张家港市城西新区国泰南路二号,其前身是创办于清光绪年间的梁丰书院,有
着百余年的办学历史。
因为有言在先,我如愿以偿地从家里领得了一份奖励。在兑现奖励内容的时
候,我提出要去北京旅游,父母同意了。正在北京读大学的姐姐抽不出时间陪我把
北京转个遍。没关系,自信的我买了一张北京市旅游图,在上面圈圈点点了一阵子
后,借了一辆自行车便转悠开了。雍和宫、紫竹院、美术馆、王府井,不管是幽静
的地方还是热闹的场所,我都要去看一看,感受一下。
在中学期间,我一直是“女生学霸”的代表。那时的我个高微微有些驼背,衣着
朴素,戴着一副近视眼镜行色匆匆。每天三点一线,教室,食堂,家,从不迟到早
退。是老师同学眼中标准的好学生,同时也没有任何异性缘,和高中学霸一样,只
能不顾形象的埋头学习。
高二暑假,学校组织学生夏令营,活动地点选在浙江大学。当时作为学生代表
的我因外语口语不错,组织能力不错,再加上身为校学生会主席、中共预备党员、
校女篮队的各种头衔,被视为德智体全面发展的人才,给浙大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们看中我的综合素质,鼓励我进入浙江大学。
一九九四年底,我高三快毕业了,在填志愿的时填报的是考北京的大学,和姐
姐在一起。但是,这一愿望因为浙大老师的一个电话,而发生了改变。浙江大学承
诺,我可以作为保送生直接进入浙江大学就读。父母也觉得离家近点好,加上姐姐
已经去了北京,两个孩子都去远地方,爸爸妈妈心里还是有些不舍。
于是,在我的同届学员们都在奋力搏高考的时候,我却提前结束了我的苦难。
一九九五年,我高高兴兴地迈入了浙大的校门。好玩的是这届浙江大学没有设文
科,而我这个文科生却被保送进入了大学,也算是机缘巧合吧。出于就业的考虑,
在家人的建议下,我选择了对外经贸系就读。
后来《浙江大学报》上讲述过我的被招经历,“在玉泉招待所,本科生招生处的
程艺老师一眼就相中了出色的沈冰,修长的身材、大大的眼睛,虽说是高二的学
生,但毫不怯场,自信且彬彬有礼地向老师问好。她优秀的外语口语和出色的组织
能力,再加上身为校学生会主席、中共预备党员、校女篮队长,已经令她这块美玉
散发出了与众不同的光芒。”在阅人无数的老师眼里,当时的我就是浙大要的学生。
尽管当时的浙大不招文科生,可是为了给浙大争取优秀学生,学校招生办向我伸出
了橄榄枝。
人生中的第三次保送
风景秀美、风高云淡的杭州,成为我大学生涯开始的地方。刚入学的时候,我
如同挣脱了鸟笼的雏鸟一样终于开始自由的飞翔,现在想起来,却还是怀念跟同学
们一起排队买饭吃的日子。
在浙江大学学习几个月后,我的命运因为浙江大学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的一项
国际合作计划又一次发生了改变,在推介会上,对方的老师问“哪一位是沈冰
呀?”我当时用流利的英语应答并向对方提问,表现出来的大方自信给对方留下了深
刻印象。于是,我被该校录取,成为入围的三十个优秀学生之一,就这样,在浙大
只念两个月我就又被保送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就读财会与商业系财会专业。
后来有一些人质问我为何屡屡被保送至名牌大学,以为我有什么深厚的背景及
后台。在这里,我也可以毫不犹豫地回应,学校里相对而言还是一片净土,对于我
这样的学生而言,是名校乐于收纳的“人才”。
更加幸运的是,刚到新加坡我就获得了“新加坡报业控股集团”下属的《联合早
报》的奖学金。这是非常好的一个机会,《联合早报》是新加坡最重要的报纸,我
也因此经常利用暑假去《联合早报》实习采访。因为学习的是财经,所以在报社实
习采访的也是财经新闻,在实际工作中既锻炼自己的写作水平,又挣到了稿费。
因为有奖学金,所以在学习和生活上我不用为钱发愁。到了放暑假的时候,一
起去新加坡读书的同学们都回中国了,但是为了深入了解新加坡,融入新加坡社
会,我选择了留在新加坡学校里,利用假期参加各种社会活动。
当时我的学习成绩依然优秀:南洋理工大学选举一年一度的最优学生,第一
年,我一人就独揽了四个奖项中的三项——皇后奖、形体奖和综合水平奖。体育特
长也显眼风光,打进了就读的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校女子篮球队,而且依然是主
力。
在新加坡读大学的最后一年,有一次我代表学校参加全国大学生联赛,应该是
倒数第二场,我的膝盖严重扭伤。还有一次比赛,对手很强,胳膊摔破了,那时候
比赛非常紧张,我们拼尽全力才以很小的比分赢下来,那次我也流泪了。对我而
言,篮球不仅是我的一技之长,而且为我增添了很多乐趣。我在球场上认识很多朋
友,在球场上播洒眼泪,收获快乐。
付出自有回报。我和队友们一起努力,拿到全国联赛的三个冠军。出色的体育
成绩让我拥有了住宿上的优待,在其他方面也有了种种保障和优惠——新加坡大学
课外活动加分能派上种种很实惠的用场。
但在新加坡读大学的感受和国内的大学完全不同。新加坡的大学里的社会活动
比国内的大学要少得多,社团也比较少,加上学生之间的人际关系也比较淡,校舍
也是一人一间房,同学之间的来往也比较少。习惯不同的我,刚到南洋理工大学的
时候还有些不习惯。好在苏州读中学的独立生活养成的习惯帮助了我,在学习以外
的生活里,除了坚持每周给家里写信、打电话,其余时间就去体育馆健身,去图书
馆看书、听音乐、看DVD,都是寓教于乐的活动。学业结束后也经常去学校外走走
看看,开拓自己的视野,因而也深深爱上了这个风景优美的小城。
出国学习的新鲜劲平静下来,开始想家。那时的国际长途还挺贵的,有时只讲
一分钟就挂机,言简意赅,互相通报一干彼此的近况,心中有数就可以了。其他时
间我都坚持给家里写一封长信,汇报我的学校与思想情况。父母对于我只身在国外
还是十分放心的,而我只要听到父亲的声音或者收到他们的回信,心里仿佛就有了
无穷的力量。
我一直觉得大学是人生中最光芒四射、激情四射的时光,要挖掘自己各方面的
潜能,充分认识自己、展示自己。在新加坡的大学时代,我下定决心要毫不吝于展
现自己出色的一面,让自己的青春不留遗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百花网 - 日本华人论坛 ( Copyright (C) 2015 Flower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

GMT+9, 2020-1-19 03:16 , Processed in 0.16705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