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百花论坛

搜索
查看: 35|回复: 0
收起左侧

香港人要什么? “自决”还是“港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28 21:37: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すぐ登録、素晴らしい風景が広がります。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香港人要什么? “自决”还是“港独”?
VOA2019年8月28日 08:15
2222.jpg
华盛顿 —
香港市民8月23日自发举行“香港之路”活动后,遭到中国官方媒体的批评,称参与者露出了“港独”的本相。但是,观察人士说,把香港抗议活动指称为“港独”,中国官方在刻意歪曲。他们说,如果中共或是香港政府继续无视民意,且打压民意,恐怕“港独”的声音会越来越高。

《人民日报》:抗议者“露出 ‘港独’的本相”

中国官方媒体《人民日报》8月24日针对香港市民前一天举行的“香港之路”发表社评说,“效仿具有鲜明政治意图的历史事件,用‘人链’搞所谓的‘香港之路’。香港极端激进分子最终还是抵不过恶念的驱使,自行撕下了伪装的面具,露出‘港独’本相”。

《人民日报》的社论还指出,世人皆知 30年前的“波罗的海之路”是怎么回事,后来,“台独”分子也仿效,如今“香港之路”是什么性质,不言自明。

评论说,一小撮“港独分子冲到前台开始卖力表演,妄想裹挟全体市民滑向万劫不复的深渊。评论最后还警告说,”筑人链搞所谓‘香港之路’,无异于自掘坟墓!”

中国官方之前还指称香港的抗议活动为“颜色革命”,甚至带有“恐怖主义”的色彩。

“五大诉求,缺一不可”,没有“港独”

香港《明报》8月23日的报道援引“香港之路”发起人阿T的话说,“香港之路”不分派別,是展示港人团结,和平争取民间“五大诉求”,也希望连接同样追求民主与人权的人。

“五大诉求”指的是,从7月1日香港主权移交22周年当天,香港示威者包围立法会大楼提出的“五大要求”,这五大要求中并没有“港独”的成分。

“五大诉求”包括:正式撤回《逃犯条例》的修订、无条件释放被拘捕的示威者、成立独立委员会调查警民冲突、取消以“暴动”定性6月12日的警民冲突,以及尽快实现立法会和行政长官的普选,即“双普选”。“五大诉求”成为之后的一系列抗议集会的要求。

不过,截至星期二(8月27日),最新消息说,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记者会上说,香港政府不是不回应抗议者的要求,而是不接受抗议者的要求。

程翔是香港的时事评论员,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林郑以及北京的回应方式是“一错再错”,将抗议活动定义为“颜色革命”或是“港独”,北京和港府只是不想承担责任。

他说:“从北京的角度看,本来林郑惹出这个祸来,北京应该的措施是让她问责下台,但是,北京并没有这么做,反而用‘颜色革命‘来错误定性。用‘颜色革命‘来错误定性,从北京和林郑的角度有什么好处呢?第一,林郑不需要去检讨,不需要为她的错误负责;第二,整个香港的建制派都不需要负责任,因为在林郑犯这个大错误的过程中,建制派盲目撑她,以为立法会的票数占多数,一定会通过,对所有反对意见置若罔闻,现在把它定性为‘颜色革命’,整个建制派的失职也不需要面对;第三,定性为‘颜色革命’,警察暴力执法得到合理化了。”

香港人要《基本法》的承诺

程翔说,香港人举行“香港之路”活动只是希望北京政府还给香港人基本法所赋予他们的权利,并非要搞“港独”。

他说:“其实很简单,我们需要的其实是北京还给我们你在基本法里面所答应的东西。你不要去歪曲基本法原来的立法精神,就这么简单而已。还我们你该给我们的东西。 “香港之路”,我们点燃手电来显示我们的决心,并不是像《大公报》和《文汇报》所污蔑的要独立,你去问问,二十几万人手牵手,有多少人要独立?没有。我们要求要真正落实在基本法里所承诺的东西, 仅此而已。”

根据1997年7月1日开始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的第一条和第二条,“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授权香港特别行政区依照本法的规定实行高度自治,享有行政管理权、立法权、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

程翔说,虽然香港基本法的文字没有被改动,但是精神却被中共一点一点地篡改。

香港主权移交以来,为了维护《基本法》不被侵蚀,香港人举行了4次大规模的游行示威活动。2003年,香港政府建议按《基本法》第23条规定,在香港制定与维护中国国家安全有关的法律,触发50万人游行;2012年,香港人举行一系列示威活动,反对中共干涉香港的中小学教育,引进国民教育;2014年,香港人为了争取“真普选”,发动了79天的“占中”运动,也称“雨伞运动”。2019年反对修订《逃犯条例》是第四次。

要自决权,并非要独立

一直被中国媒体称为港独头目之一的黄之锋也告诉美国之音,他们并非在追求香港独立。 黄之锋是2014年香港民众争取真普选的“雨伞运动”的代表人物,也是香港民主派政党“香港众志”的秘书长。

在被问道香港抗议者是否在发动“颜色革命”, 或者发动带有“颜色革命”色彩的运动时,黄之锋说,“我们只是在争取自由选举的根本权利。……那样的指责很没有意思。”

他告诉美国之音,他们要求的是“自决”,也就是香港人可以自由地决定自己的经济和政治地位以及选举香港领导人的权利,并非主张香港独立。

黄之锋在2015年9月的《时代》杂志上发表的一篇题为“自决是解决香港问题的唯一出路”的文章中非常明确地解释了“自决”的理念。

他写道:“1984年的《中英联合声明》明确表示,在1997年中国恢复行使主权后,香港(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中国共产党在香港《基本法》,也就是小宪法中承诺,香港领导人,特首可以通过普选产生,这意味着香港作为一个国际都市,以自由和开放为骄傲,可以是中国的一部分,但是根据‘一国两制’自己独立运营。”

他说,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后,香港可以通过维持自己的核心价值--司法独立和权力分离,以及实施普选来享受自己的权利,最后走向民主自治。

他说,他曾经以为随着中国的崛起,中国领导人会越来越开放,会促成中国的民主,到2047年,也就是香港五十年不变结束的时候,让中国赶上香港民主法治的步伐。但是现在意识到这只是一个幻想。在“一国两制”的框架下争取普选斗争失败了,“一国两制”只是在名义上存在而已。

黄之锋还说,鉴于中英两国政府都没有承诺2047之后“一国两制”是否不变,所以,现在香港人不仅应该争取普选,而且也要为争取香港自决的权利而斗争。他在文章中写道,“我们应该通过公民投票,决定2047年我们自己的道路和政治地位,因为这样我们民主运动的未来才可以存在。 如果香港可以在中国的主权之下行使民主自治,我们就没有必要走向独立。”

他说,“自治”才能保证香港有一个真正公众同意的政府。不管2047后香港往哪个方向发展,这都能保护这个城市的自由和自治。

2014 “雨伞运动”后,香港“本土意识”更加强烈

不过,分析人士担心,如果林郑和北京继续这样一意孤行的话, 香港人的本土意识会愈加浓烈,逐渐抬头的“港独”的声音有可能会变成现实。

有很多人认为,香港人对本土身份的认同在2014年争取真普选的雨伞运动失败后,得到了加强。

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今年6月份的一项调查发现,在18岁至29岁的受访者中,69.7%的人认为自己是“香港人”,是香港1997年回归中国之后有记录以来的最高,而自称中国人的比率仅为0.3%,为1997年以来的最低。

香港时事评论员程翔说,香港人对中国的不认同应该是2008年之后,在2008年“北京奥运”和汶川地震时,香港人对中国的认同感达到历史最高。

他说,香港人的离心力越来越大是因为香港人觉得很多的大事件并不是由香港人自己决定。

他说:“后来出了什么问题呢?我们看到很多有关香港的重大发展东西都不是香港人自己决定的,都是无缘无故地给归纳到大陆的计划经济里面,比如很多‘大白象’工程,比如高铁。”

程翔认为,高铁工程无论从香港的经济还是社会需求上来说,都不合算,这应该是为了满足北京的大一统需要的政治工程。

他还说,香港人反对中共政权、对香港的本土身份认同应该来自香港历史上与中共有关的三大事件,即1967年的香港左派暴动,“六七暴动”后,港英政府改善香港民生,积极营造香港身份,加强年轻人的香港归属感,并加紧了对中共的反宣传。第二次是八九六四天安门事件,2014年的“雨伞运动”算是第三次。在这三次事件中,大批香港市民为了同一件事走上街头。

“雨伞运动”没有获得港府或是北京的任何让步,但是却是香港年轻人的政治启蒙运动,“雨伞运动”后的青年尝试寻找香港民主运动发展的方向,有人转趋激进、有人投身议会、有人提出“港独”。

“港独”其实是“中国制造”

陈浩天是香港民族党的召集人,香港民族党是一个主张香港独立的政党,该党成立于2016年,2018年被香港政府取缔。

陈浩天2016年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解释了他从争取“真普选”到“港独”的心路历程。

他说:“我参加了雨伞革命,要求民主和普选,但是我后来意识到我其实是向中国共产党要求民主,但中共永远也不会给我们民主,因此我就决定跟中共一刀两断,我要独立,这就是我追求独立的原因。”

虽然香港民族党被取缔,但是至今陈浩天脸书的首页仍然有着大大的四个字: 香港独立。

麦燕庭是香港资深媒体人。她6月份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直指,中共打压搞出了“港独”,如果北京政府和香港政府继续一意孤行,打压民意,港独的声音会越来越大。

她说:“他们(中共)把你批评它、不同意它的决定,就认为是民心没有回归,就加强管制和控制。中共对香港的干预是在2004年之后逐步加强的,然后在习近平的时候达到高峰。但是问题是,越高压,越干预,香港人的反抗就越大,越不高兴,就越对一国两制不满意。基本上,对于中国内地,先对它的司法制度、集权都不满意的时候,怎么可以要求香港人可以接受《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是不可能的。可以看见,如果中共政府以及香港政府再打压民意的话,要求香港独立的声音应该会越来越大。所以港独问题不是香港人搞出来的,是梁振英提出了,然后是中共的打压搞出来的,其实从来都不是香港市民的选项。”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曾在微博发表评论文章说,香港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示威者叫喊“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极端口号”,有“颜色革命”的味道,让人想到“港独”。

“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最早由香港本土派活动人士梁天琦提出。梁天琦长期主张香港独立运动和本土自决。他认为香港是一个国家,香港人属于同一个群体。梁天琦后来因为参与2016年的旺角发生的骚乱,被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以暴动罪判处6年有期徒刑。

中共:自决等同港独

不过,在中共看来,无论是“自决”还是“港独”,都是一个概念。

2018年2月23日,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香港基本法委员会主任李飞在参加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前回应相关问题时,表明“自决”违反基本法,是“港独”的另一种表述,“都是一样的,不管他说什么,那只是变换了用词,本质是一样的。”

2018年,香港民主党派的香港众志的周庭,就因为自决主张而被取消立法会补选的参选资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公益百花网 - 日本华人论坛 ( Copyright (C) 2015 Flower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

GMT+9, 2019-10-16 12:07 , Processed in 0.325851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